南肆@轻舟粥

日常咸鱼,慎关注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私信

这事儿之后就弃号,没填的坑下个号见👌🏻

大半夜被一个娘里娘气的邱蔡广播剧剧本恶心了半天,亲友提意见还反被骂,什么玩意儿。

自从某“太太”的那个ooc条漫出来之后,这个黑邱暴娇蔡的风气瞬间席卷了整个圈,花式ooc傻白甜,花言巧语撩天撩地的邱居新?口不对心暴力傲娇的蔡居诚?要真是这样,怕是萧疏寒都要做噩梦了。

今天老子就要打tag实名骂爱慕子🙄
什么“同人魅力在于ooc“,都是放屁!
是,ooc不可避免,但是程度是可以控制的,你都ooc出天际了还要原作干什么,无非就是打着原作角色的名号蹭着原作热度卖自己的设定,贵太太挂羊头卖狗肉人设不崩。

最后,您家太太在前圈描图夹带私货的事儿了解一下?

质量稳步下降。

【邱蔡24h-6】淮诚

师兄亲启:

    见信如唔。

    师兄远游多年,必是念极了太和山上月色,无奈今夜云遮月,怕是不能讲予师兄听了。

    距上次与师兄通信,已是一年光景,山下风云变色,便是如我般清养静修,亦有所耳闻,不知师兄近来可还安好?

    武当一切如旧,唯是弟子又换了一茬,年前及冠的弟子们多半选择下山历练,想来师兄或许曾于市井街头、江南湖畔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

    几日前居棠回山,手里拉...

沉迷撸猫。
写文?码字?不存在的。

我嗑的cp世界最好٩(●˙▿˙●)۶!!all少侠吃起来诶嘿!

【皇玩】除夕

之前给亲友的皇玩摸鱼,才想起来没放lof_(:зゝ∠)_


————————————

城西头的茶摊不知何时来了个说书人,背着个布裹,往摊子正中间一坐,一讲便是一下午。

讲得也并非那些武林琐事,倒更该是位不谙世事的少侠跌跌撞撞闯荡江湖的故事。

今日他来得晚了些,落座等他的茶客已然坐满了那不大的茶摊。

说书人解下身后布裹,执起茶盏,笑眯眯地冲听客们一笑。

“上回说到,少侠一行人回到流云渡后,结识了一位名为泰一的星相师。”

“临去东海前,那星相师赠了少侠一枚玉佩……”

说书人翻身坐到桌子上,语气轻快。

他讲得极为生动有趣,就连路过巡逻的老兵都不禁放慢了脚步。

接连说了两三个时辰...

占tag致歉,咸鱼好久突然复活,开个点梗,明儿考完法语回家肝短篇,限 邱蔡 华武 齐风 成玩 皇玩,不接现代pa(不会写),随机抽俩评论吧(´⌣`ʃƪ)(希望有人理我…)

心里有座坟,葬着已亡人。

【邱蔡】燃犀

南宋有书载:晋温峤至牛渚矶,闻水底有音乐之声。水深不可测,传言下多怪物,乃燃犀角而照之。须臾,见水族覆火,奇形异状,或乘马车,箸赤衣帻。其夜,梦人谓曰:「与君幽明道隔,何意相照耶?」峭甚恶之,未几卒。

故坊间常有传言,寻生犀之角,燃其香,沾衣带,人能视鬼,鬼可通人。


***


武当掌门好捡孩子,居字辈的弟子们大都是他领着回来的,邱居新也不例外。

那日萧疏寒自金陵回来,手中多了个还在襁褓中的娃娃。

彼时才及总角的蔡居诚背着几乎比他还高的剑匣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拽着萧疏寒的袖子笑得开心:“师父。”

萧疏寒“嗯”了一声,蹲下身与他平齐,将手中的襁褓塞了过去:“居诚,你大了,该是有个...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