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弃坑,缘见。
向所有朋友们道歉,对不起。

【维勇】永恒(一发完)

群里玩梗产物

感谢剧情绘图 @liky-产粮的太太们是瑰宝   剧情1 剧情2

加笔 @夏竹不是山竹   加笔

私设:勇利24岁退役,没有遇见维克托,成为了珍珠首饰店老板


——————————————

那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夏日。

前花滑选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钥匙圈,一边在这繁荣的商业街上走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又似乎只是漫无目的的散步。

太阳高挂半空,炙热的阳光让他不得不停下歇息,维克托四处打量了一下,各家店门紧闭,阻挡着热浪的侵入。身后突然吹来一阵冷气,顺着裤脚攀上脊背,冰凉的气息让维克托心中的燥热渐渐散去。他扭过头,身后是一家名为“乌托邦”的珍珠首饰店,店面不大,相比其他花枝招展的商店,这家可以说是相当不起眼了。玻璃门半掩着,令人舒爽的凉意正是由此传来。

维克托推开门,缓步走进这家小店。

店主背对着他,好像正在整理着资料。

黑发,个子不高,应该是个亚洲人。维克托这样想。

“欢迎光临——”老板边说边转过身,带着热忱的笑容,声音温和。

维克托看着那双满含笑意的棕红色瞳孔,只觉得有些熟悉,随后弯起嘴角,露出那副早在报纸上刊登过无数遍的公式笑容:“你好。”

老板微微睁大了双眼,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维克托?”

维克托被这亲昵的称呼吓了一跳:“你……认识我吗?”

镜片后的眼神渐渐暗淡,老板却依旧保持着笑脸:“您那么有名,怎么会没人知道?”

“这样啊。”维克托像是接受了这个解释一样地点点头。

维克托瞥了一眼放在一旁展柜中的珍珠饰品,对老板道:“那个,有件事想请您帮个忙。”

老板眨眨眼,疑惑地看着维克托,维克托有些局促地拉了拉袖口,笑道:“是这样的,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所以我希望能给我未婚妻一个礼物,能麻烦您帮我挑一条珍珠项链吗?”

老板怔了怔,随后应了一声,转身走进仓库。

不一会儿,老板拿着一个做工精美的木质盒子走回店内,他把盒子打开,将项链铺在鹅绒垫上给维克托展示着:“如果是送给您未婚妻的话,我个人推荐这一条。”

淡银色的链子尾端,坠着一枚白色花朵,五颗洁白圆润的小珍珠点缀在花心,像是花蕊一般微微颔首,银丝包裹着的乳白色背壳如同百合花瓣向外弯曲着,阳光从玻璃橱窗外洒落其上,显得分外典雅。

维克托看得有些呆了,开心道:“这条很棒,老板你的眼光真好。”

“是吗。”老板递给维克托一张纸,“如果确定的话,麻烦您在这个单子上签字。”

维克托在末尾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付款时,他仔细打量了这位年轻的老板,道:“说起来,老板你和我未婚妻好像啊,都是黑发棕眼呢。”

老板正在打包的手一顿,随口问道:“您未婚妻是亚洲人吗?”

“嗯,她是日本人。”

老板把包装好的项链交给维克托,半开玩笑地说道:“那我们长得像……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日本人吧。”

维克托满意地拎起袋子,对老板挥了挥手:“谢谢老板,希望到时候婚礼你也能到现场~”

“好的,祝您新婚快乐。”老板笑着应答,“欢迎下次再来。”

 

维克托踏出店门,热浪再次席卷了他,心中低声骂了一句这万恶的气温,一边抬起头,不知何时坐在街边长椅的日本女孩让他一愣。

维克托连忙跑过去,拉起女孩的手:“由纪,你怎么在这儿?”

名为由纪的女孩有些害羞地笑了笑:“有点担心你。”

“哦对,”维克托从纸袋中拿出礼盒,“这个是送给你的,我现在给你带上~”

搭扣轻轻搭上,由纪抚摸着胸前的白色花朵,道:“谢谢。”

维克托牵起她的手,向出口走去,二人有说有笑。

“……刚刚卖项链的老板也是日本人哦,和你长得特别像,也特别温柔。没想到我退役这么多年,他都能一眼认出我。”

“是吗,感觉老板是个很好的人呢……他应该是你的忠实粉丝吧?他叫什么名字啊?”

“啊,忘记问了,有点遗憾……”

 

胜生勇利站在柜台前,看着那双远去的璧人,有些沉重地叹了口气。他转身走到店后,抬头看向那扇打开了着的玻璃柜,柜上摆满了自己曾经的回忆。

他还记得退役的那个夜晚,他鬼使神差般地跑去首饰店,买了那串名为“永恒”的项链。

玻璃柜正中心,原本放置着项链的地方,此时已是空空如也。胜生勇利伸手抚过那处空位,心中百感交集。

终于把项链给他了。

眼镜有些雾气,胜生勇利不明地摘下它,低头擦拭。

有水滴滴落在镜片上,胜生勇利抬手触了触眼角,一片湿润。

“奇怪啊,我怎么哭了。”



-END-

*由纪-Yuki


目录

评论(1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