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弃坑,缘见。
向所有朋友们道歉,对不起。

【维勇/知乎体】最深情不过(一发完)

知乎体

警察设定,雅科夫老前辈

第三视角,第一人称

勇利即“我”的老师

————————————

你见过的最深情的告白是什么?

————————————————————

匿名用户

就简单说个故事。

我本来是一个普通的警察,而我的老师,是当时特别行动组的组长,很温柔的一个人。

我从没想过能再见到他,没想到之后人手调动,我就被派去了特别行动组。

老师还是像以前那样,非常亲和,镜片后的双眼总是盛满笑意。

进入特别行动组后,我发现了两件不寻常的事情:

首先是副队。不知道为什么,组里没有副队,所有的任务分配全部都是由老师负责。从常规上讲,这是非常不合理的——队长责任太重。可当我问起其他成员关于副队的情况时,所有人就像是碰到禁忌一般绝口不提。

再有一个,就是老师。

我曾以学习的理由旁观过老师与雅科夫老前辈的战略讨论,此时的老师像是变了一个人。从前的他在提出战略要求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些犹豫怯场,但现在完全是一副沉稳凛冽的样子,偶尔还会和雅科夫老前辈开开玩笑,逗得他头发都要炸起来了。

当时我只觉得这种场面有些熟悉。

 

那次的任务完成得非常顺利,在雅科夫的默认下,大家在组里举行了派对。快到十二点的时候,老师偷偷从后门溜了出去。透过窗户,我看到他站在后院的雪地里,蹲在地上画着什么。回座位的时候路过了办公桌,我顺便看了一眼台历,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

派对结束后,我留下来帮忙收拾东西,扔垃圾的时候看了一眼后院雪地上的画,有些因为风的缘故已经看不清了,只能隐约看到一个victor的样子。

大概是因为任务胜利吧,那时我这么想着。

 

我就这样带着两个疑问在特别行动组生活了六年。

 

前几天,老师过世,医生说是因为过度劳累。

特别行动组的全体成员们参加了他的葬礼,我没哭,只是看着他的灵柩渐渐被泥土掩埋。

葬礼过后,我整理了老师的遗物,在一片战略笔记中翻到了一本特别破的日记,里面加了一张相片。

那应该是警校演讲上拍的,照片中,一位银发的欧洲男人站在讲台上,眉飞色舞的讲着什么;老师站在他身后,就像许多年前的那个样子,腼腆青涩。

照片已经很老了,边缘都有些泛黄,角落里写着一行小字: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侦查与反侦查》

我这才想起来十多年前自己仍在警校的时候,局里那个可以算得上是叱咤风云的尼基福罗夫副组,以及才刚刚进入警局的自己路过局长办公室,看到尼基福罗夫副组正把雅科夫老前辈气得炸毛,还有八年前意外殉职的报道。
照片背面是老师的笔迹:I’ll always b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

——最深情不过,将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END-

目录

评论(29)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