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已弃号,有缘再见。

【天下3/成玩】一条没头没尾的摸鱼

昨天晚上摸的一条成玩鱼,很废很烂

大致设定为凌云篡位仲康被软禁九黎城

没头没尾的段子。


——————————

这是仲康被囚禁于九黎城的第二个秋季。

枯叶从这不见天日的牢笼中唯一一处敞开的窗口飘进来,落在脚边。他抬眼,望见窗外干枯乏味的枝桠,恍惚中看到曾经的烟雨江南,混迹于江湖的白衣青年站在桃花树下,无意识地摩挲着被他抱在怀中的长剑,美丽的狐仙摇着扇子立于身侧,和青年说笑着。

那个青年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仲康已经记不清了,只是依稀记得那年江南晚春的桃花开得格外艳丽。

仲康低下头,鼻间似乎还残留着一丝花香。


身后传来三声轻叩,一身黑衣的蒙面女子将一枚玉佩放在茶案上,随后向仲康深深一拜,消失于屋中。

仲康转过身,他看了看女子消失的地方,又低下头整理着自己并不凌乱的衣饰,始终不敢将视线移向茶案。

半晌,他才缓步走到几案之前,修长的手指拾起那块腰佩,莹润的白玉应着屋内灯火,微微闪烁。

仲康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他不断抚摸着玉佩,试图平复自己的内心。

突然他大喝一声,将玉佩狠狠地掷了出去,白玉击打在石板地上,断成两半,衬着四周散落的枯叶,多了几分萧瑟。


仲康焦躁地在房间中踱来踱去,向来整洁的衣衫凌散地挂在身上,口中念叨着些不成句的话。

“不论发生什么……这玉佩……不可能……”

不知过了多久,仲康终于停了下来,他蹲下身,将那被摔成两半的玉佩捡起,就着衣摆擦净了上面的灰尘。


『这玉佩乃是师门传承之物,我是断不会离身的。』


他笑了笑,不顾王权威仪地随地一坐,再无言语。


这是仲康被囚禁于九黎城的第二个秋夜,他只是静默地坐在那里,手中白玉映着月光,像极了那江南剑客的双眸。


——————

很久没码字了整个人都处于文废的状态。

business课上得脑阔疼……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