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已弃号,有缘再见。

【邱蔡】猫

偏邱居新个人向

人物属于网易楚留香手游,ooc属于我

幼儿园文笔,逻辑不存在的


——————————————

武当后山养着一只猫。

胖胖的,通体乌黑,唯有鼻尖落了一点白。

平日懒散成性,经常在阳光充足地一窝一下午,却偏偏爱在弟子早课时,跑到闭目打坐的三师兄邱居新怀里一蜷,眯着眼打呼。

尾巴时不时地搔着邱居新的袖子,蹭蹭手指。

每及此时,邱居新总是不动神色地站起身,淡淡地扫了一眼偷看走神的弟子们,简单交代萧居棠几句,便抱着黑猫快步离开紫霄宫。

而那之后,膳房的弟子们就会发现房内少了几尾山下同门们带回来的鲫鱼。

 

邱居新轻轻抚了抚那猫的下颌,将从膳房顺来的鲫鱼摆在它面前。黑猫蹭蹭邱居新的手腕,低下头小口吃着,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神态。

邱居新看着它,只觉得这样子像极了他的二师兄。

 

这猫是蔡居诚捡回来的。

或许是和萧疏寒处得久了,蔡居诚多少也沾染了点儿从后山捡东西回来的毛病,只不过萧疏寒捡的是徒弟,蔡居诚捡的是野猫。

那时正逢他弱冠,晚膳过后便不见了蔡居诚身影,向小师弟打听得知蔡居诚跑去了后山,还不让人跟着。邱居新心中虽想着不打扰蔡居诚为好,双脚却是径直地向着后山走去。

远远看着后山亭中一个蹲伏着的身影,剑匣被卸下摆在一侧,脚边似乎还蜷着什么东西。走近一瞧,才发现是几只黑毛小奶猫,蔡居诚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过身——手中还抱着一只,睡得正酣。看到邱居新,蔡居诚明显一愣,随后笑眯着眼说:“邱师弟这大半夜的,来后山作甚?”

邱居新“嗯”了一声,开口问:“前几日膳房丢的鱼?”

蔡居诚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邱师弟可千万别告知郑师兄。”

邱居新点点头:“不会。”他走上前,看着蔡居诚怀里的奶猫,问道:“师兄喜欢?”

“算不得喜欢。”蔡居诚移开视线,“只是前几日遇着了,母猫似是难产死了,我于心不忍……”

邱居新伸手顺了顺奶猫有些炸开的毛:“师兄喜欢。”

蔡居诚瞥了一眼他,没再反驳。

自那之后,膳房丢鱼的次数愈发频繁,曾一度引发长生殿闹鬼的传闻,直至夜里巡视的弟子看到偷偷带鱼出门的邱居新,这时不时消失的鲫鱼便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事。

 

黑猫似是吃饱了,蹭了两把脸,慢腾腾地向后山走去。

邱居新看着碟中剩下的大半条鱼,心中有些疑虑,却也没多过猜测,只当它胃口不好。

或许是年老迟暮,邱居新收了碟子抬起头时,那猫才走出不过百步,每移上几步却还要停下来歇息一下。

虽是蹒跚,但始终坚定。

看着看着,邱居新又有些走神。

 

那年蔡居诚被迫离开武当时的步履似乎也是如此。邱居新站在太和桥头,叫住他。

蔡居诚回过身,眼中早已不复当年率性真挚。他弯起嘴角自嘲道:“怎么,刚还看不够,眼下是要亲手将我扔出武当?”

邱居新看向那双被暗色浸染的双眸,声音有些沙哑:“蔡居诚,回头吧。”

蔡居诚闻言大笑出声:“回头?未来掌门这是在和我说笑呢?贵派可从未给过我回头的机会。”

“蔡居诚,你鬼迷心窍了。”

“随你怎么说。”蔡居诚跨出武当大门,“邱居新,总有一天我会回来踏平武当。”声音轻飘飘落地,却彷若千钧般压在邱居新心口。

 

蔡居诚走后,似乎一切都没有变。

邱居新依旧督促着小弟子们的早课,闲时不忘拿些鲫鱼喂后山已然年老的黑猫。邱居新不明白为何黑猫总愿跑回后山,仿佛在等着谁。

他捉不准黑猫的心思,就像是他捉不准蔡居诚一样。

往后的年岁中,常有弟子回山时带回蔡居诚的近况。

像是“蔡居诚被翟天志与玲珑坊设计留在了点香阁还债”,又比如“蔡居诚虽每日一张臭脸却依旧抢了玲珑坊花魁的风头”,几日后又成了“蔡居诚被不知名侠士赎走”。

……再过几日,却是连个消息都没有了。

邱居新每日看着回到武当帮忙打扫的弟子们,心中仿佛总带着一点期待,却又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期盼什么。

 

老猫迈着步子走远,邱居新看了看时辰,应是午膳时间了。

邱居新又望了望老猫的背影,没来由地一阵心慌,鬼使神差般,提气跟了上去。

十多个春秋过去,后山那无人看管的亭子早已爬满青藤,老猫蜷身窝在了亭子旁,方才的路途似乎用尽了它的气力,它阖上眼睛,奋力呼吸着。

正当邱居新准备上前查看情况时,不知从何处翻进一白衣侠客,发冠高高束起,巨大剑匣背在身后,俨然一副武当弟子的模样。侠客丝毫没有察觉到邱居新,只是小心地凑到老猫身前,仔细地探了探它的气息。随即从身侧包裹中取出一件玄色衣衫,将老猫裹起便准备离开。

邱居新快步逼近,剑刃紧贴那人脖颈。

“人走,猫留下。”邱居新看着侠客道,声音不由得冷冽了几分。

侠客被邱居新吓了一跳,强笑道:“邱师兄,你这是在为难我。况且,不过是一只猫。”

邱居新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执着于它,只低头看向侠客怀中一动不动的老猫,老猫依旧沉沉地睡着,身上的玄色衣衫十分眼熟。剑刃再度逼近:“蔡居诚在哪儿?”

侠客笑眯眯地看着邱居新,那眼中的嘲讽和蔡居诚如出一辙。

 

侠客最终还是把老猫留下了,它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

天道有常。邱居新如此宽慰自己。

 

邱居新三十五岁这年,发生了很多事。

萧疏寒求得大道,将武当掌门之位传给了邱居新,自此云游四海;后山陪伴了邱居新十五年的老猫死了,在一个暖冬的早上陷入长眠;蔡居诚的灵位被邱居新迎回武当。

 

蔡居诚是两年前病逝的。

“玲珑坊的毒经日积月累,早已深入骨髓,便是请了张先生也无力回天。”那日午后,侠客眯着眼笑说,“现今他倒是生龙活虎,可这之后的日子倒还是要掰着手指头过。”

邱居新不止一次的想,像蔡居诚这样的人,合该死在彼此的剑下,亦或者是对敌的沙场上,却从未想过他走的如此平淡,甚至是连尸骨都不知葬于何处。

 

迎回蔡居诚的这天夜里,一向冷情冷性的武当掌门做了个梦,梦中他才仅及弱冠,蔡居诚还是当初那个偶尔耍点小脾气的二师兄。

蔡居诚边抱着黑猫边朝他尴尬地笑着:“师弟可千万别告诉郑师兄。”

邱居新上前一步:“嗯,师兄喜欢。”


-END-


默默求个评论吧……

评论(18)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