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已弃号,有缘再见。

【酒茨】序时·三(忘爱症梗)

忘爱症梗

私设如山

红叶酒吞友情向

ooc ooc ooc

本章渡边纲出没,有历史梗,但有改动

主酒茨,微微量博晴



星熊童子是在枫叶林找到茨木童子的,躺在地上的独角大妖怪满脸是血,附近聚集了一群蠢蠢欲动的小妖,对于他们来说,茨木童子这等强大的妖怪便是他们最好的补品。星熊童子释放出自己的妖气吓走了那些小妖怪,上前将茨木童子扶了起来。

茨木童子睁开眼:“星熊童子啊……”

星熊童子应道:“也就我会来找你带你回去。” 跟个老妈子似的。

“呵呵……”茨木童子笑了几声,抹掉脸上鲜血,拽过星熊童子说,“走,陪吾喝酒去!”

“啊?!”

茨木童子带着他走到枫叶林深处的一颗巨大榕树下,这颗看起来已有百年的榕树在红枫林中显眼得很。就在星熊童子纠结于枫树林中为何会有榕树的时候,茨木童子向他扔去一个酒坛,坛底还带着泥土,像是刚从地下挖出来的。

茨木童子揭开酒封,直直的往嘴里倒。

星熊童子看着他如此喝酒,不,应该是灌酒,心里说不出的感慨。他想起第一次与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见面的时候,二人形影不离,就连他都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感情。

从友情升华到爱情,需要多久?

也许是刚拿下大江山的时候吧,星熊童子回忆着,庆功宴上突然消失的鬼王和他的副将,再次出现时两人之间暧昧气息。

嗯,想想眼睛就疼。

“星熊童子。”茨木把空酒坛甩到一边,“吾友……酒吞童子回去了吧。”

大概是已经醉了。

星熊童子对茨木童子点点头。

上次见他醉成这个样子是什么时候来着?还是庆功宴吧?那时的茨木童子还未断臂,一手托着酒盏,歪头和酒吞童子聊着什么,笑得张狂,意气风发。酒吞童子一边听着他的痴汉言语,偶尔应上几句,一边盯着他发呆,忍不住就上手揉一下他的白色卷毛,丝毫没有注意旁边无比沉默、恨不得把自己塞地缝里的星熊童子。

那时候的星熊童子感觉自己在发光。

茨木童子的酒量一般,好在酒品不错,醉酒之后也只是倒地睡过去。星熊童子无奈的看着抱着酒坛呼呼大睡的茨木童子,叹了一口气:“我这是欠了你俩谁的啊……”

扛着茨木童子返回大江山的时候,星熊童子只有一个想法。

“妈的茨木童子怎么这么沉。”

(默默地为大江山老妈子星熊童子点一根蜡

 


受鬼使黑鬼使白所托,安倍晴明来到平安京调查女子无故失踪事件。

‘这几日平安京内常有人类女子失踪,地府却未曾收到过这些女子的魂魄,还请晴明大人帮忙。’

‘晴明,拜托了。’

地府要你们何用。安倍晴明皮笑肉不笑的答应了这次的请求,并表示会尽力。(晴明:真的不是万事屋啊)

可尽力归尽力,如此无头绪的失踪事件也当真无从查起。安倍晴明接连问了几户有女子失踪的家庭,其家人皆表示明明前一天晚上还好好回房就寝的人,第二天就突然从房内消失,门窗都是关闭着的,也没有打开过的痕迹。对方似乎也没留下什么可以追查的线索。

安倍晴明找了一家茶摊,乌龙茶香安抚着他紧绷的神经。远远地似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走来。

“晴明!”源博雅对安倍晴明招招手,身侧是曾有过几面之缘的渡边纲。

渡边纲早就褪下朝服换上了便装,只有腰间还挎着那把名刀鬼切。安倍晴明看着那把太刀,回忆起当年刚砍下茨木童子的手慌张来找他的渡边纲,和那人身侧,只露出一点浅淡轮廓的付丧神。

“安倍晴明大人,好久不见了。”渡边纲向安倍晴明问了好。

“好久不见,渡边大人。”安倍晴明回礼,眼神在鬼切上停留了一下,随即移开目光看向源博雅。

源博雅坐到安倍晴明旁边,问他:“怎么跑到这里了?”

安倍晴明叹了一口气,碍于渡边纲又不好直说:“那对兄弟说最近平安京有事发生,拜托我来看看。”

渡边纲有些激动的前倾:“可是最近的女子失踪事件?”

安倍晴明露出惊讶的表情:“竟然连渡边大人都知道了?”

渡边纲无奈的点点头,向安倍晴明解释了这次他出来的原因。这次失踪的女子是池田中纳言的女儿,朝廷命他出来调查这些失踪女子的去向。

“说起来奇怪,别的失踪女子家里什么都没发现,倒是在池田中家发现了这个……”说着,渡边纲拿出了一缕头发,如火般耀眼的红发。

“しゅ……”怎么可能?安倍晴明满心疑惑,不禁喃喃出声。

“Siyu……?”

安倍晴明摇摇头,酒吞童子生性高傲,平日里最不愿与人类打交道,又怎会做出掳走人类女子这等事?

渡边纲将头发放在安倍晴明面前,问道:“安倍晴明大人,不知你可愿以此头发为媒占卜一二?”

此事十分古怪,或许从这头发中能了解到什么。这么想着,安倍晴明苦笑了一下,回答:“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在下实在不精占卜,如果不成,还是请朝廷内的阴阳师大人们来吧。”

渡边纲顿了一下,早就听说安倍晴明在失忆之后便辞掉了朝廷阴阳师之职,虽说会依旧守护平安京,但并不想继续参与朝廷之事。对此,渡边纲很理解安倍晴明,向他点了点头。

安倍晴明写下一张符咒,将红发放在上面,闭上眼睛,一手顺着发丝从上至下捋过,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几个场景残影:满目的红色枫叶,为自己而立的墓碑,从眼前消失的大妖怪,独自种下的榕树种子,庆功宴上印在独角上的亲吻。

这不是酒吞童子的记忆……安倍晴明睁开眼,是茨木童子的。虽说早就知道他们的关系,但亲眼看到时依旧令人唏嘘。

可茨木童子是绝不会做这种事的,一定有其他原因。

安倍晴明对渡边纲不好意思的说:“抱歉,渡边大人。”

渡边纲小心的收起头发,摆摆手:“无妨。”

几盏茶后,渡边纲辞别了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独自寻了一位朝廷阴阳师。阴阳师将头发摆入阵法之内,不出片刻,阴阳师抬头对渡边纲道:“此妖来自大江山。”


————————————————


这里解释一下,安倍晴明说的两个平假名是酒吞童子(Syuten doji)发音的前两个音:し(si)ゅ(yu)

大概下章就要开虐小天使了_(:зゝ∠)_

酒茨回忆杀坑挖的有点大,等这篇完结之后写一篇甜甜的番外说说他们的过去吧(¯﹃¯)

评论(10)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