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已弃号,有缘再见。

【酒茨】序时·四(忘爱症梗)

忘爱症梗

私设如山

酒吞红叶友情向

本章童子切安纲的历史梗,有改写不要当真,看个乐子就好

有髭切童子切付丧神出没(讲真如果没有付丧神我觉得源赖光打不过茨木……)

私设童子切安纲得“童子切”称号之前就叫安纲

OOC OOC OOC

完全不会写战斗场面啊!!!!!!哭

感觉写崩了,就这样看吧qwq

小天使终于领了便当,我终于能开始虐酒吞了x

求评论啊qwqqqqqq



酒吞童子再次来到了那片枫叶林,立秋已过,红枫已是落了满地。酒吞童子也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做什么,只是漫无目的的闲走。

无意间看到了一颗巨大的榕树。

枫叶林中的榕树吗……是有人故意种下的吧。

榕树看起来已有百岁,枝干盘根错节,努力向上生长着。它几乎是这片树林中最高大的了。

酒吞童子又向它走了几步,便看到放在树下的几坛酒,两坛已经开封,一坛立在旁边,付着泥土的痕迹,似乎是曾长埋底下被人挖出来的。他伸手拿起那坛未开封的酒,只是京都中很普通的烧酒,伴着妖怪的气息。

又是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忍住要把酒坛甩出去的冲动,揭开封纸,仰头倒进口中。

浓烈的酒液中,除了茨木童子的妖气外,还混杂着一丝其他熟悉的妖气。

酒吞童子愣住了。

好像是,自己的。

 

安倍晴明回到宅邸,在地上列了个阵法,将他偷偷从那缕红发中拿到的发丝用符咒裹住,放入阵中。安倍晴明坐在一旁,细细卜算着。符咒开始燃烧,火焰在身前跳动,很快便熄灭了,安倍晴明站起身,用纸人将山兔召唤出来。

“山兔,请你去大江山找下茨木童子,就说事关酒吞童子,他必须来。”

源博雅见安倍晴明面色忧虑,上前揽住他的肩膀,问道:“那头发有什么问题吗?”

安倍晴明拍了拍源博雅的手:“头发不是酒吞童子的,是茨木童子的。而且,头发上还沾染了玉藻前的气息。我觉得……”

 

茨木童子被星熊童子捡回去之后足足睡了一整天,醒来时已是隔天夜晚,酒吞童子早已离开。鬼手盖住眼睛,又喝多了啊……

房门突然被撞开,坐在巨大青蛙上的女孩和他面面相觑,女孩身后是正往这里跑的星熊童子。

女孩看着眼熟,茨木童子眯了眯眼睛:“你是安倍晴明的式神吧?”

山兔上下打量了茨木童子:“晴明大人说请你去他的宅邸一趟,事关酒吞童子,你……”话还没说完,房间内的白发大妖已不知去向。山兔懵懵地和星熊童子对视一眼,后者无奈地摊了摊手。

“安倍晴明!”茨木童子走进庭院,“吾友如何!”

安倍晴明看向院中的白发大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茨木童子,你扮成酒吞童子的样子去见玉藻前时,就已经被她算计了。”

“你……”

“玉藻前拿了你的头发,让人重新伪装了发色,放在池田中纳言的家中。”安倍晴明缓缓地说出自己的推测,“近日来平安京常常有女子失踪,池田中家女儿也是。朝廷的阴阳师不难占卜出那头发来自大江山,而大江山的红发妖怪,只有酒吞童子。”

茨木童子没回答。

安倍晴明继续说:“如果朝廷要打大江山,只有让源赖光他们去。明日我和博雅去……”

“安倍晴明。”茨木童子打断他的话,“身为鬼王副将,保护大江山是吾的责任,吾自知如何处理。”

“不过,作为茨木童子,吾想请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酒吞童子。”

他活着,他就依然是鬼王,他只需一直看着前方。

吾会在他身后,替他除去所有敌人。

 

源赖光没有想过他们上大江山如此顺利,所有妖怪如同消失了一样,任由他们走进了山顶鬼寮。酒吞童子坐在阶梯之上喝着酒,斜眼瞥向他们这些不速之客。

‘星熊童子,吾负责源赖光,剩下的你们能缠住多少就缠住多少,以保全自己为重。’

‘又要化成酒吞童子大人的样子吗?’

‘毕竟他们要杀的是酒吞童子啊……’

眼神落在渡边纲身上,旁边若隐若现的青年身影正冷冷的看着他。

那个男人……茨木童子握紧了酒壶,忍住自己想将他撕成碎片的冲动。

源赖光拔出腰间太刀,直指茨木童子:“酒吞童子啊。”

藤原保昌拔刀冲上前,却被三条艳红的大尾巴拦下。尾尖绒毛锋利如刃:“想和大人打,你还缺点斤两。”

三尾狐同藤原保昌陷入缠斗,傀儡师捉住了坂田金时却被他打落傀儡线,妖怪们纷纷加入了战斗,一场混战。茨木童子将妖气凝聚于右手,向源赖光袭去,安纲化出的付丧神反手将妖气打散,砍向茨木童子。

不愧是安纲的付丧神。茨木童子吐出一口血,舌尖甘甜的血液让他兴奋不已,眼中沸腾着战意。茨木童子想起自己第一次品尝鲜血的时候,周围都开始模糊,嗜血,妖类本性被完全激发。

身后星熊童子闷哼一声,大喊道:“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还未回头便觉右臂一空。

又是他。

身着白衣的短发青年持刀再次砍掉了他的右臂。

‘好久不见。’

这只手腕被看下的恨意,绝不会遗忘。

仇恨溢满胸口,陷入妖化状态的茨木童子将妖气毫不抑制的释放了出来,手中黑焰与付丧神的刀光缠在一起。

整个大江山笼罩在茨木童子强大的妖气之下。

一切终结于安纲的一抹刀影。

身体与头颅分离并没有多大痛苦,只是脖间一凉,身子一轻,抬眼只看到鲜血浸透的土地,和逐渐消散的、自己的身体。

不远处的星熊童子满眼不可置信,好像是说了什么。

 

安倍晴明赶到时,只见安纲将茨木童子的头颅斩下,星熊童子设了妖气结界将残余的妖怪保护其中,渡边纲同他对峙着。

安倍晴明召唤出萤草与惠比寿为大江山的妖怪们疗伤。渡边纲用刀指着安倍晴明:“安倍晴明大人,你这是要袒护妖物吗?”

安倍晴明直视着渡边纲,眼神冰冷,语气生硬:“酒吞童子已死,你们的任务完成了,其余的便不需要了吧。”

“可是……”

“保护平安京并不是消灭妖怪!”这大概是安倍晴明第一次发火。

源赖光被此时的安倍晴明震住了。

片刻静寂之后,安倍晴明抱起茨木童子的头颅,对源赖光说:“这颗头很危险,我要拿回去重新封印。源赖光大人,请您带着您的人离开吧。”




评论(1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