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弃坑,缘见。
向所有朋友们道歉,对不起。

【酒茨】序时·六(忘爱症梗)

忘爱症梗

私设如山

星熊茨木知己向

有原创人物出现

微微量博晴

说好的小甜饼后续(¯﹃¯)



“今年的雪似乎来得有些早啊。”

安倍晴明看着坐在树上欣赏雪景的雪女,感叹了一句。雪女瞥了他一眼,转过头,手轻轻一挥,一片巨大的雪花砸在了他的脸上。

在冬天,惹谁都不能惹雪女。安倍晴明一边拿着源博雅递过来的手帕擦脸,一边想着。

宅邸门口,童女拉着一个小孩跑了进来。这孩子穿着一件厚厚的冬衣,看上去似乎只是个普通人类家的小孩子,而他身后长长的蛇尾和脸侧的虎纹却出卖了他是妖怪的事实。童女带着孩子跑到安倍晴明面前,开心的说:“晴明大人,茨木童子回来了。”

“那这个……”安倍晴明问题还没问完,就看到茨木童子抱着一个包裹走进庭院。

跳跳妹妹和萤草跑到他身边,茨木童子把包裹放在地上打开,拿出了几个人类孩子喜欢的小玩意递给这些小式神们。安倍晴明看着现在生气满满的茨木童子,捏了一下童女的脸蛋。

 

大江山一战,以茨木童子死亡告终,安倍晴明本想出面阻止源赖光的征讨,可为时已晚,他只得现将茨木童子的魂魄封印在他还未消散的头颅之中。回到庭院后唤醒了正在休息的桃花妖,请她施法回复茨木童子残破的身躯。

“我恢复的只能是他的躯干,他的妖力……”

“没事,他会接受的。”安倍晴明理着茨木童子被鲜血黏住的头发,这样说道。

在座敷童子的帮助下,桃花妖连夜施法将茨木童子复活,安倍晴明在茨木童子的心口纹了符咒,把他的魂魄封印在复活的身体之内。

源博雅走进房间,摘下安倍晴明的帽子,小声道:“辛苦了。”

于是茨木童子一醒来便看到这样一幅情景:

安倍晴明靠在源博雅的身上睡得安详,源博雅揽着安倍晴明也打着瞌睡。

妈的辣眼睛。茨木童子默默转过了头。

之后便是偷偷跑进来看茨木童子的座敷童子看到他醒了开心得叫出声吵醒了安倍晴明而安倍晴明又弄醒了源博雅的剧情。

茨木童子看着自己同人类一般的左手,探查着自己体内残存的那一点点妖力,叹了口气。现在的他,和百年前刚出生时的他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是更弱了。

安倍晴明向他提起酒吞童子的时候,茨木童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独角。

头上的角因为那场大战折了一大半,半掉不掉的挂在上面,他咬牙,将角掰了下来。

“吾现在妖力尽失,已经没有资格再站在他身边,如果他找来,麻烦你把这个给他。”茨木童子将断角递给安倍晴明,“等吾修炼到从前那样,就去大江山找他。”

‘吾会一直追随他,直至此身陨灭。’

安倍晴明看着茨木童子认真的样子,点点头。

真是个死心眼的妖。

茨木童子离开安倍晴明的宅邸之后没多久,酒吞童子就找来了。安倍晴明用布将茨木童子留下的角包了起来,转身递给酒吞童子。

“他只剩下了这个。”安倍晴明“悲伤”地转移了视线。

至于之后从玉藻前手下逃脱的食发鬼来找他哭诉妖化的酒吞童子平了他黑夜山的鬼寮这件事时,安倍晴明只是摇着扇子,一脸坦然:“是吗?那真是麻烦你重新修建了。”

 

茨木童子离开后没过多久便带回来了一个孩子,说是在枫叶林寻到的刚出生的小妖,而自己忙于修炼无心照料,就想让安倍晴明帮忙照看一下。安倍晴明看着拽着茨木童子袖子不撒手的孩子,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看着茨木童子带着小孩离开的背影,安倍晴明表示:为何茨木童子会选择把这个小妖带回来而不是让他自生自灭?据青行灯收集的资(gu)料(shi)透露:这个孩子当时就窝在枫叶林的一块无名碑下,似乎也是被众人抛弃,与茨木童子的过去相仿,便被他带来找安倍晴明。

“有个妖陪他也挺好,”源博雅拉过安倍晴明的手,“这下他总算不是一个人了。”

之后的日子里,茨木童子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回来一次,还会带些人界的小东西送给童女他们,小孩被神乐起名做鵺,渐渐地和庭院内式神熟络了起来。安倍晴明看着庭院内其乐融融的式神和妖怪们,甚是欣慰的喝了一口茶。

星熊童子的到来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当茨木童子和抱着酒坛站在门口的星熊童子面面相觑的时候,庭院内仿佛被按了暂停键,百脸懵逼。互相盯了片刻,星熊童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活着就好。”

 

夜晚,星熊童子和茨木童子在安倍晴明房间的屋顶上喝酒。

“因为妖力尽失你就不回大江山让我们以为你死了?”星熊童子把酒坛扔到一边。

“以吾现在的能力……”茨木童子叹气。

“你知道酒吞童子平了黑夜山还重伤了玉藻前吗?”

“哦?不愧是吾最jing爱的酒吞童子!吾就知道……”

星熊童子看着茨木童子,无语的捂住脸,把后面那句“他为了你都妖化了”默默咽了回去。

论茨木童子的痴汉力。

而房间中听了半夜酒吞吹的安倍晴明,现在很想把他俩都赶出去。

 

酒吞童子发现最近星熊童子总是精神抖擞的离开大江山,再醉醺醺的回来,身上还带着一丝熟悉的气息,却微弱得让他无法辨明究竟是谁。

而这天星熊童子是被一个孩子扛回来的。

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星熊童子趴在鵺的身上,鵺奋力拽着他不让他掉下去,酒吞童子走到他面前,鵺上下打量着酒吞童子,想起那个被茨木童子挂在嘴边的鬼王。

喷火的鬼葫芦……应该就是他了。

鵺将星熊童子扔在了酒吞童子脚下。

鵺转身离开的时候,酒吞童子再次感受到了那股气息,白发妖怪的身影闪过脑海。

茨木童子的气息。

他还活着吗。

 

几日后的夜晚,星熊童子再次离开大江山,身后跟着隐了妖气的鬼王大人。

他跟着星熊童子七拐八拐地来到一处树林。

又是那片枫树林,他似乎和这片树林很有缘。

巨大的榕树下,茨木童子正抱着酒坛和鵺聊天,鵺应和着,转头看见星熊童子的身影,向他招了招手。星熊童子走过去,揉着鵺的脑袋:“这小妖怪修炼得挺快。”

酒吞童子看着他们相谈甚欢,眼神有些黯淡,他本想这样离去,却看到茨木童子将手中的酒坛递给星熊童子。

那是当初他们一同酿的。

酒吞童子将妖气释放出来,非常高兴的看到星熊童子变了色的脸。茨木童子看向他,将酒坛放在了地上。酒吞童子叹了一口气,走上前一把将茨木童子抱在了怀里,下巴蹭着那毛绒绒的脑袋。

“本大爷想你了,茨木。”

今天的星熊童子依旧在散发着光和热



————————————————

这章里鵺的出现是我的一点小私心,感觉游戏剧情中的茨木其实是一个很孤独的人,面对酒吞他更多的是想酒吞好,从来没有考虑过他自己。星熊童子在游戏剧情里并没有出现,本文中我处理成知己,但是由于和茨木童子的身世不同,有些时候星熊童子并不能给予茨木慰藉,所以我加了这个原创人物,私设鵺和茨木的身世类似,两个人算是那种互相安慰的存在吧。其实就是想写奶爸茨木找什么借口

鵺(ye,四声)的传说:人间流传中的一种动物,会判断人的善恶。被它认为是“善”的人会得到鵺的保护。而如若不幸被判断为“恶”,鵺会用一种极其残忍的方式将其杀掉。

我个人觉得茨木会希望酒吞一直向前,所以如果哪天茨木妖力尽失,他绝对不会去找酒吞,而是会等自己修炼回原本的实力再去找他,观点如有出入,请点红叉叉_(:зゝ∠)_

这章写得我好兴奋hhhh

也许有后续,也许没有(后续就是肉了)


评论(21)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