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日常咸鱼,慎关注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私信

【维勇】那个人

设定参考上篇【维勇】老有所依

第一人称,主角路人。

文笔渣

OOC OOC OOC

不要脸的我求下评论qwqqq


外公去世之后,我和母亲搬到了长谷津。

长谷津只是一个小镇,人不多,沿着海边走一圈,基本就认全了这个镇子的所有人。我坐在海边的长椅上,看着天边云卷云舒和即将落下的夕阳,闭上了眼睛,静静地感受这个偏远小镇的宁静。

突然身边传来一声轻咳,有个老人拄着拐杖,有些蹒跚地向我走来。

他慢慢的坐到我身边,海风吹起了他挡在额前的银发,一双湛蓝的眼睛静静凝视着远方的海平线。

这场面有点尴尬,我迟疑地张了张嘴,想打破这怪异的气氛。

“刚搬过来吗?”却没想到是他先开了口。

“嗯……”我点点头,“和母亲一起搬过来的。”

老人抿嘴笑了起来:“这可是个好地方啊。”

“唔……嗯!”我敷衍的应着,看了看渐渐暗下来的天空,“那个……天不早了,我先走了。”

我起身往家的方向走去,离开海滩的时候偷偷回了头,却不经意地和那双湛蓝眸子对上。

那是一双清澈得如同孩童般的眸子,又或像是一盆净水,盛满了温柔。

他对我挥挥手,我低声道了一声再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悠树。”晚饭后,母亲叫过我,把一坛清酒放在我手上,“去给隔壁的爷爷送一坛,我记得他是喜欢这个的。”

我的隔壁,是一家开了很久很久的温泉旅馆,据说老板年事已高,便将旅馆交给了一个朋友帮忙照看,自己则在旅店后的一个房间住着。

天色已深,温泉旅馆中早已没有了多少客人,问了还在值班的员工,他向我指了指后院。

在落满枫叶的院子里,一个老人静静地坐着,放在旁边石桌上的茶还冒着热气,他的手中握着一个播放器,钢琴曲沉静的播放,他似乎在怀念着什么,出神的望着那高大的枫树,就连落叶从他脸侧飘过他都毫无知觉。

不由得开始欣赏他所播放的音乐:似乎是描写着一个人的生活,在重音之后,原本舒缓的节奏渐渐变得欢快,弦乐加入,就好像是一位导师,带领着他一步步向前。忽的声音一收,他开始困惑,但依旧坚定地向前走,直到与那人并肩。

一曲终了,老人回过头,那双蓝色眸子看向我,带着迷茫与怀念。

我走上前,将清酒放在石桌上。

老人低声问我:“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悠树。”我回道,“山崎悠树。”

“Yuri?”

“是Yuki。”   (山崎悠树发音:Yamazaki Yuki)

老人闭上眼睛。 


老人似乎每天都会来到海边。

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了,他慢慢地在我身边坐下,看向远方,一坐便是整个傍晚,好像是在怀念什么人,又似乎只是发呆。

这天他来得很早,穿着一身黑衣,步履蹒跚的走到长椅的另一侧坐下,没有抬头看天,扭过头看了看我便垂下了眼。他从大衣胸口处的内兜里掏出一张有些泛黄的老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银发的欧洲人和一个黑发青年。

“左边的那个人,是我。右边的人是我的爱人,他……和你很像。”老人低哑着声音,缓缓开口,“其实最开始,我没有在意过他,直到那时他醉酒……喝醉了的他,眼睛闪着光地让我做他的教练,真的非常可爱。”

我静静地聆听着,就像找到了发泄口一般,老人向我诉说着他的过去,他的回忆,他的爱人。

“……我向他求婚时,他沉默了很久,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紧张。不过还好,他答应了。”

“……我提出来搬到长谷津和他一起住的时候,他只是红着脸点点头,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能看出来他真的很开心……”

“……我是不喜欢拍照的。可他告诉我,这些照片可以将我们的回忆都留住……现在想想,真的是这样。人老了,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有时候我连他的样子都记不住了,只能爬起来去翻那些老照片。”

老人低下头,轻轻摩挲着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笑得像个孩子。

 

夕阳已经落下,老人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说:“你该回去了。”

我始终记得老人那时的眼神,一反平日里的混沌迷茫,那双清明的带着无尽思念的湛蓝眼眸让人难以忘怀。

 

我做了一个梦,梦中,老人不再是老年的样子,他回到了他二十六七的样子,年轻帅气,他坐在海边的长椅上,浅浅地睡着。不远处走来了一个黑发青年,亦是照片上的样子,带着一丝羞涩,轻轻吻了他的唇。他醒了过来,看着青年,眼中满是眷恋。

青年拉住他的手,右手上的戒指衬着清晨的阳光,格外耀眼。

他紧紧地抱住他的爱人,流着泪,不停念着。

“勇利。”

“嗯。”

“勇利。”

“嗯。”

“勇利。”

“我在,维克托。”

他笑了,那笑容和那张照片里的一样,幸福美满。

他们携手离开,只留下沙滩上的两串脚印。

 

第二天,母亲告诉我,老人过世了。

 

 

—END—




目录

评论(10)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