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已弃号,有缘再见。

【维勇/向哨】那个首席向导和哨兵

向哨,设定维克托首席向导,勇利强力哨兵但精神指数非常不稳定。

大量私设,有魔化动物/人类出现

大概会有奥尤

ooc ooc ooc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


2xxx年,突如其来的地震与海啸席卷了太平洋周边区域,而之后的两个星期内,地球各地出现了不同大小的黑色区域,四周环绕着浓浓的白雾,而其内里几乎没有人知晓,就连各地政府所派去的军队也一无所获,有的军队甚至遭到了不明物体的袭击。逐渐的,这些黑色区域被列为了禁区,而最令政府担忧的是,禁区在不断的扩大。

在此之后的一年中,人类也开始出现了变化:有的人生而五感发达,而有的人则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周围人的情绪变化,甚至可以对他人思维进行影响。

政府称他们为“哨兵”与“向导”。

哨兵与向导出生时便已决定,而他们在达到一定年龄之后可以选择进入军区学院进行训练,毕业后会根据其成绩选择进入不同的军队。

一般来说,哨兵与向导是需要配对搭档的,可偏偏出现了一个例外。

 


送走雅科夫之后,维克托摊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军中首席向导,也是唯一一个从学校毕业后没有与哨兵配对的向导,倒不是说他的波长有多么诡异别人无法与他配合,只是他单方面的不想找而已。

“如果没有波长同步率99%以上的我是不会配对的哟。”那时候的维克托这么笑着对雅科夫说,雅科夫气得差点心脏病突发。

军中也曾尝试过强行配对,然而当维克托将第三个送来的哨兵震去医务室的时候,领导们放弃了。虽对他不愿配对的态度感到烦恼,但由于他的精神疏导能力实在过强,常常能一人同时安抚几个哨兵,领导们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于是自维克托20岁毕业后,稳坐首席向导之位整整七年,依旧独身。

以上行为,让他几乎成了学院中的一个传说。

如今的学院中流传着如此一句话:流水的军区领导,铁打的维克托首席。

 


此时的军区学院训练基地。

结束了一整天训练任务的胜生勇利回到寝室,同舍的披集·朱拉暖正拿着手机刷着军区论坛,看到胜生勇利回来,冲他扬了扬手:“勇利,听说了嘛,今年的首席向导会来我们学校挑选哨兵学生参加特训呢。”

胜生勇利“嗯”了一声,拿着水杯坐到电脑前。

披集搭上勇利的肩膀:“那可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诶,你不一直很喜欢他吗,不打算争取一下名额?”

胜生勇利伸手捂住了脸,无奈地说:“以我的考试成绩想和咱们学校那些成绩优异的人比?倒是披集你可以试试看……”

“可是……”

“而且我的精神指数一直波动很大,如果哪天控制不住,在军中可是个大麻烦。”

“哎,你不去那就算啦……说起来,明天应该是轮到我们进行实战训练吧?”

“嗯,明天下午。”

电脑屏幕上闪烁着混乱的图像,胜生勇利烦心的挠挠头,站在身边的披集扫了一眼,道:“测试结果果然还是……”

胜生勇利从文件档中拖出备份,重新修改起了代码数据,镜片后的眼中似乎透着亮光,双手在键盘上不停地敲打着。披集看到此时的他,无奈地撇撇嘴,说:“我去图书馆了,千万别忘了下周的毕业考核!”

回答他的是一声略带敷衍的“嗯”。

转身关上宿舍门的披集听着房间里传来的键盘敲击声摇了摇头,有些时候他还真是相当的执着。

 


十五点二十三分,野外实战基地。

胜生勇利背靠在树干上,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他掂量着手上枪内剩余的子弹,仔细侦察着周围剩余敌军的数量:还剩两个敌人,三发子弹,应该够了。突然从树后冲出,扑向旁边的矮丛中,埋伏在丛中的人枪口抬起,胜生勇利一手握住他的手腕,扭到身后,另一手接住滑下的枪顶住了他的太阳穴。

‘哔——训练员2号,已被击毙。’挂在腰间的对讲机传来系统提示。

训练员对他点点头,离开了训练场。

胜生勇利把枪别在腰后,小心地向躲在巨大岩石后的最后一位训练员靠近。

岩石后一米左右,与其冒着危险从左侧突击,不如……胜生勇利听着那人细细的呼吸声,抓着岩石上的突起用力,趴伏在上方的角落里,枪口慢慢对准从岩石一侧露出来的人,扣动扳机。

‘哔——训练员9号,已被击毙。’

训练员一动不动,胜生勇利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从岩石上滑下,伸手想拍他的肩膀。只见训练员突然跳起将他压在地上,手中握着一把小刀,正抵在胜生勇利的颈侧,划开了一道口子。

胜生勇利曲起腿狠狠地踹在身上人的腰侧,那人吃痛松了劲,胜生勇利翻身将肘部向后一送,正打在那人胸口,他上前压住了“训练员”的手腕,切换了实弹的手枪枪口直指他的额头。“训练员”倒在地上现了形,褐色的皮肤上布满了暗紫色的花纹,没有眼白的双眼死死地瞪着他,唇间露出的獠牙上还带着一抹血迹。胜生勇利从未应付过这种情况,他有些慌乱的愣在那里,颈侧伤口顺着他俯身的姿势滴落在“训练员”的脸上,“训练员”的脸渐渐扭曲,突然用力将胜生勇利掀翻,变长的指甲刺入他的胸膛。

眼前一片黑暗。



之后的事情胜生勇利是听披集给他讲的。

那天实战训练的一个小时前,位于野外实战基地边角处的一个训练员宿舍遭到袭击,训练员死后竟再次“活”了过来,并来到基地参与实战训练,最终在胜生勇利的实战训练中暴走

“所以说……那个不是人。”胜生勇利喝了一口茶。

“嗯。”披集给他削着苹果,“真不知道该说你倒霉还是幸运,第一次实战训练就碰上这档子事儿,而你竟然活下来了。”

胜生勇利拿过苹果咬了一口,刚想调侃披集几句,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来人是胜生勇利与披集的学院导师山田树,他一脸严肃的拿着一个文件夹对胜生勇利说:“勇利,跟我去军队总部走一趟,首席要见你。”

“啊?”

“首席向导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要见你。”

“?!”


评论(21)
热度(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