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弃坑,缘见。
向所有朋友们道歉,对不起。

【维勇/向哨】那个首席向导和哨兵(三)

向哨,设定维克托首席向导,勇利强力哨兵但精神指数非常不稳定

维克托的精神向导是一只猞猁x

大量私设,有魔化动物/人类出现

和普通哨兵向导可能不太一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


“于是你就这样,”披集嘬着一袋牛奶,“被山田老师卖了?”

胜生勇利摆弄着从箱子底拿出来的机械方块,郁闷地点点头:“事情发展得太快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不过那可是维克托诶,首席向导!勇利你可要好好加油啊!”披集将喝空的牛奶袋扔进垃圾桶,看着胜生勇利手底下不停变化的机械方块,突然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你一直在弄的这个东西……究竟是啥?”

胜生勇利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略带自豪的表情,他敲了敲方块的顶部,上面冒出一个小小的三角,光点投影在他的旁边,逐渐聚成了一个人形,面目有些模糊,隐约可以看出独属于东欧人的面目轮廓。那人冲他们挥了挥手,磕磕巴巴得说了一句“早上好”,随后又消散在空气中。

披集呆呆的看着那人消失的地方,说:“这是……全息投影?”

“嗯,”胜生勇利小心地拿起方块放在抽屉中,“其实应该算是回忆的全息投影,只不过有些地方还没有测试完全……你也看到了,人脸的投影很模糊,还有发音的部分……”

“你做的那个人……”披集带着迷之微笑凑近了胜生勇利,“是维克托吧?”

胜生勇利应了一声:“因为当时取的是自己的回忆……”

披集笑得更开心了。

胜生勇利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提醒道:“明天还有战术训练,早点睡吧。”

“嗯。”

熄灯。

 

胜生勇利本以为维克托会在他毕业之后再正式接手他这个“搭档”,然而事实证明,他真的是太天真了。

当“学院传说”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出现在战术训练场的时候,所有学员都惊呆了。

而当维克托拉住胜生勇利并公布他要和他配对的事情时,身经百战的教导员吓得点名册掉在了地上。

随后就在维克托告知教导员自己要带胜生勇利离开进行单独的哨兵训练之后,教导员收了收自己惊吓的表情,语重心长地叮嘱了胜生勇利许久。

于是,在同学们的祝贺和披集的笑容中,胜生勇利被带离了战术训练场。

此时的他正在一间没有任何光源的封闭暗室,维克托要求他依靠其他四感找到他的位置,而他也会相应的隐藏一部分自己的气息来增加难度。胜生勇利闭上了双眼,将所有注意力放到了嗅觉上:房间角落里隐隐约约传来熟悉的香气,有点像维克托身上的味道。他慢慢向那边靠近,摸上了墙壁。

冰凉的墙体上黏黏的,似乎是麦芽糖。

胜生勇利再次探查了一下四周,发现各个角落里都有类似这样的“陷阱”来误导他的判断。

他默默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听觉上。

咚,咚,咚。

轻微的声音传入耳间。

有什么正在规律的跳动着。

胜生勇利犹豫地向那个方向走去,伸出手——

有人握住了他的手腕,顺势一收将他揽入怀里。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做得很好哦,勇利。”

搞得胜生勇利又是面红耳赤。

而维克托则一脸正直得将其称为培养感情。

 

维克托用一种特殊却相当有用的方法训练着胜生勇利,短短几周,他的五感变得比其他哨兵更加敏锐,而随之而来的,是近乎无法忍受的噪音和大幅度的精神指数波动。每到夜晚,胜生勇利只能先借助药物暂时封闭自己的听觉与嗅觉,让他睡得踏实。

毕业前的最后一次精神指数测试结果让维克托不得不再次重视起他的精神波动问题,可是还没等他完全决定解决办法,意外就发生了。

最先发现异常的是同宿舍的披集。

胜生勇利抱着脑袋缩在床上,披集想上前询问情况,却被他抬手打开,紧接着便是一股强大的磁场扫过,震得披集耳中嗡嗡作响。虽然从未亲身经历过,但披集大抵可以猜到:胜生勇利常年不稳定的精神问题终于爆发。

他捂着一直作痛的头跑出宿舍,找到山田树寻求帮助,山田树直接电话接通了维克托,告知他胜生勇利现在的情况。话还未说完,那边就已经撂了电话。五分钟后,维克托出现在学院宿舍门口。

维克托让山田树带所有周围的哨兵离开宿舍楼,自己上前推开宿舍门。

胜生勇利缩在角落中,双眼紧闭,冷汗打湿了衣服。

维克托俯身抱住他,轻抚着他的后背。身边的猞猁在胜生勇利身侧打着圈,却始终无法进入他的精神图景。维克托皱眉看了看自己的精神向导,转头低声道:“勇利,睁眼看我。”

“……”胜生勇利扭过头。

维克托捧过他的脸,抵着他的额头,说:“勇利,我是维克托,睁眼看我。”

“勇利……”

“看着我,勇利。”

“……”

反复几次呼唤之后,胜生勇利终于抬眼看向眼前的人,在确定他是维克托之后,他向前抱住了他。

“勇利,”维克托蹭着他的颈侧,“让我进入你的精神图景,这样我才能帮你。”

“勇利,相信我。”

“……好。”

 

“我还以为你会等到他毕业。”山田树喝着热茶看向维克托。

“我等得了,”维克托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学院宿舍楼的方向,“他等不了。”

山田树叹了口气,放下茶杯:“不过这也算是好事儿,你俩现在是彻底绑定了,以后他的精神情况估计会有所好转。”

 

“所以你们这就精神结合了?”回到宿舍的披集问正缩在被子里的胜生勇利。

“……嗯。”胜生勇利闷闷地答道。

“那什么时候身体结合啊?”披集突然调侃地问了一句。

“诶?!” 

 

-TBC-



以下是和亲友脑洞的情人节训练片段:


这天,维克托拿来了一杯不知道加了什么的迷之液体,要求胜生勇利尝了之后说出它的成分。

胜生勇利看着那杯宛如毒药一般的液体,大着胆子含了一口——然后他差点吐出来,倒不是说有多么的难喝,只是味道实在诡异。

舌头在液体中来回探了几下,确定其成分真的没有问题之后,他才安心的咽了下去。

“如果按照100ml清水来算的话,其中包括1ml的酱油,2g糖,0.3ml蜂蜜以及……”胜生勇利迟疑了一下,仔细回味着之前口中液体的味道,“……3ml牛奶?”

维克托摇摇头:“还有一样。”

胜生勇利又小尝了一口,依旧没有尝出来剩下的那样是什么。

维克托带他来到了调制液体的地方,指着边上放的白巧克力:“还有0.1g的白巧克力哦。”

“情人节快乐,勇利。”



————————————————————————————

躺平,码字到一半又睡着了我是没救了。



评论(22)
热度(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