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弃坑,缘见。
向所有朋友们道歉,对不起。

【维勇/向哨】那个首席向导和哨兵(六)

向哨设定

维克托首席向导,勇利强力哨兵但是精神指数相当不稳定

维克托的精神向导是猞猁

尤里的精神向导是豹猫

有魔化动物/人类出没

私设如山

和普通哨兵向导设定不太一样,请注意避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本章主要为解释设定和任务主线,勇利有挂彩orz

这次任务中被勇利尤里营救的这对哨向算是个小小的伏笔



军区分为五个部队:三个主要军团、战略部署队以及特殊部队。一军以少将维克托为首,军中不论哨兵还是向导,个人战斗力都相比普通哨兵强了许多,以探查敌情搜集情报和部分小规模战斗任务为主;二军由上校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和大校让·雅克·勒鲁瓦二人共同带领,哨兵居多,是三军中的主力团队;而三军则是由新晋少校奥塔别克·阿尔京带领,主要负责战事援助及狂化哨兵压制。战略部署队主要任务是策划后备军事动员与管理,并与各个军团长官联系进行战事规划。特殊部队则是直接听命于军区领导,主要执行一级机密任务。

一般来说,正式从军区学院毕业的哨兵们会根据各方面成绩被分配到侧重不同的主要军团,极少数哨兵会选择战略部署队,而每年最多只有一两个人能接到来自特殊部队的邀请。

从学院毕业后,胜生勇利被去了一军,披集则是选择了后方的战略部署队。

 

新兵进入军队,自然是要向军中最高长官报到的。

此时的胜生勇利站在维克托的办公室们前,抬手敲了敲门。

“进。”

胜生勇利推开门,只见维克托正拿着一张建筑平面图和尤里指指点点。

维克托看到来人是他,笑道:“勇利,来报到的?”

胜生勇利点点头,见他似乎正在忙,刚想找个理由离开,便听到了维克托异常严肃的声音。

“正好,有些事情想和你说。”维克托朝他招了招手,随后指着平面图上一个类似仓库的地点解释,“我们在C区发现了上次任务失踪的哨兵和向导,二军曾派人过去查看过,但是很遗憾,被哨兵察觉,只在三楼304室发现了些许生活痕迹,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又或者说,是被有意回避了。”

“据收集回的资料显示,这位哨兵的向导受了重伤,他本人精神状态也几近崩溃,难以识人,军中带去的交涉工具统统被破坏了。”

“所以……”维克托拍了拍勇利和尤里的肩膀,“你们两个毕业后的第一次任务,就是把这个哨兵和他的向导带回来。”

“哈???”尤里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维克托,他指了指胜生勇利,“你让我和他组队?就我们俩?”

维克托点点头:“没错,如果大规模的包围,可能更会使精神接近崩溃的哨兵直接狂化,这对于军中是非常大的损失,名额便只定了两人。而向导与哨兵搭档是最好的选择,可我必须留在军中,而尤里的各方面素质都相比其他向导都要较好,虽然近身格斗测试中力量不及其他哨兵,但敏捷度和柔韧度都是相当优秀的。和战略部署队商议之后决定只派你们两个去。”

“可是……”

“军令。”维克托板起脸看着尤里。

 

C区是禁区附近的一处旧居民楼,地震时虽然楼房主体结构没有过度的损坏,但其顶楼的部分依旧出现了坍塌的现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C区的人们开始变得暴躁易怒,冲突不断,失手杀人的案例越来越多,居民们慢慢搬离了C区。

直升机停在C区范围外的一处平台上,胜生勇利确认好装备,同尤里下了直升机。

在他离开前的最后一秒,维克托突然拽住他的手,用力拉进怀里,低声道:“精神近乎崩溃的哨兵在五感方面会增强很多,你要一切小心。如果有意外发生,以保全自身为重。”

“放心,没事的。”胜生勇利拍拍维克托的后背以示安慰。

 “喂!”尤里看着二人你侬我侬,眼角跳了跳,“快走吧,早解决早完事儿。”

胜生勇利轻咳了一声,和尤里向居民楼方向走去。

 

废弃的楼中因为常年没有人打扫,蜘蛛网遍布各个角落,灰尘在扶手上堆了厚厚的一层。胜生勇利和尤里小心翼翼的向之前发现生活痕迹的304室走去,行至门口,半掩着的门内透出一丝光亮,尤里悄悄拔出了身后的枪,胜生勇利侧身走进房间,意外的整洁干净,似乎是有人每日打扫。客厅中的电视还闪烁着花屏,茶几上放着几盘残羹剩饭,就像是主人临时离开一样。

尤里收起枪,开始在房间中搜集着有用信息。除了客厅,其他房间似乎都没有打扫过,推开门,扑面而来的灰尘呛得他闷咳了出来。

胜生勇利环顾了一下四周,突然在沙发坐垫的角落发现了一抹黑红色的印记,他将坐垫拆了下来,用手捻了捻,手上一片暗红粉末,就像是干涸的血。胜生勇利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从卧室出来的尤里打了个手势,掏出地图摆在地上。

“刚刚我在沙发上发现了干涸的血迹,应该是那个重伤的向导的。”胜生勇利推测道,“如果向导重伤,那么哨兵应该会选择更加干净的场所才是,可你看刚刚的楼道以及这个屋子的其他几个房间……带着向导跑上跑下实在是不可能。”

尤里深吸一口气,接着胜生勇利的话说:“所以他应该是选择了医疗条件更好的地方,而C区医疗条件最好的地方应该是这里。”

他用手指了指一楼的西北角。

社区诊所。

 

二人走近了社区诊所,他们清晰的感受到了诊所中向导的气息,还带着浓重的血腥味。透过窗户,胜生勇利看到了病床上面色苍白的向导。

小心地从窗户翻了进去,尤里掀开了原本盖在向导身上的被子,眼前的景象让二人吸了一口冷气:向导的右腿似乎是被什么咬了掉了一块肉,隐隐能看到白色的骨骼,裸露在外的身体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虽然已经做了应急包扎,但由于环境恶劣,部分伤口边缘已经开始发炎脓肿。胜生勇利伸手摸了下额头,烫得让他不禁缩了缩手。

“伤口发炎导致的高烧不断。”尤里眯了眯眼睛,“可是究竟是什么能把他伤成这样……”

胜生勇利突然站起身,抽出身后的枪对准了病房门口。

“他来了。”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位军装青年走进房间,军服破破烂烂的,有些部分几乎被撕成了布条。他抬起头,看向他们的眼神无比混沌,充满着不信任与杀意。

尤里下意识地挡在了病床上的向导身前,胜生勇利瞄准着青年的肩膀,

双方对峙许久,青年的眼神慢慢转移到后面的向导身上,深可见骨的伤口似乎刺激到了他,面容渐渐扭曲,突然拔出腿侧的短刀袭向了尤里,胜生勇利迅速滑步到尤里身前,握住青年拿着短刀的手腕,借助惯性将他反压在地,尤里放出了精神向导试图进入他的精神图景,银灰色的豹猫攀到青年颈项,化作光点凝聚在他的额头上,还没出一秒,尤里的精神向导便像是被人扔出来一样甩到旁边的柜子上消失。

尤里捂住眼睛,咬牙道:“他精神图景中的屏障太强了我进不去,打昏他。”

胜生勇利扭掉青年手中的短刀,用枪托狠狠地砸向青年脑侧,突然腰间一痛,青年屈腿在胜生勇利腹部踹了一脚,反身一拳击向旁边尤里肩膀,尤里吃痛送了手劲,手中匕首被青年夺了过去,精神领域几乎崩溃的青年完全释放了自己的五感,速度力量远远在他二人之上。

匕首划过眼角,胜生勇利只觉得右眼一片鲜红,黏稠的血液顺着脸侧滴在地上,尤里捂着略微发肿的左臂,看向有些狼狈的胜生勇利:“啧,你们哨兵真难搞。”

胜生勇利看着忽然静止在房间中不动的青年,只见他沉默地走向病床,重新将尤里扔在一边的被子盖在向导身上。

向导的手指略微动了动,眼睛微微睁开,他看到挂彩的胜生勇利和尤里,似乎明白了情况,向他们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不知从哪里来的林麝缓缓走到青年身边,舔了舔他的脸颊。

向导对尤里使了个眼色,豹猫再次攀上,成功的进入了青年的精神图景。异常纷乱的曲线在尤里面前展开,他清晰的感受到青年内心的焦躁与恐惧,随着时日的累积越积越深,向导重伤让他直接面临崩溃边缘。尤里安抚着青年的情绪,青年眼中的混沌渐渐散开,却因体力不支倒在地上。

胜生勇利托起青年,让他靠在一边,病床上的向导已经再次昏迷,尤里掏出通讯器,向维克托汇报现在情况。

“向导受伤比较严重,你过来的时候最好带上医疗队,哨兵估计只是长时间的精神紧绷透支了……”

“哈?勇利?没事只是受了点小伤……”

“……”

“……啧!”

尤里生气地掐断了通信。

 

医疗队紧急将向导送回总部急救,哨兵则由胜生勇利和尤里带回了军区隔离室。

隔离室中,青年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

维克托站在隔离室外,隔着巨大的玻璃窗看着那失魂落魄的哨兵。

“脱离危险了,但是……右腿因为感染,已经废了。”通讯兵跑过来低声对维克托汇报。

维克托敲了敲玻璃窗,哨兵抬起头,维克托说:“他没事了,如果你要去看他,我可以把你带出来。”

哨兵沉默地点点头。

病房中,年轻的向导已经醒来,正和一旁的胜生勇利说着话,见到走进房间的哨兵,他温和地笑了笑,哨兵激动地跑到他面前一把抱住了他。胜生勇利拽着维克托离开了房间。

 

傍晚时分,维克托敲响了胜生勇利的房间门。

他将一沓文件放在桌子上,胜生勇利简单看了几眼。

“所以他们现在可以退役了?”

“嗯……差不多吧。”

胜生勇利笑了笑:“太好了。”

维克托伸手抚上胜生勇利眼角已经结痂的伤口,虽说不深但却是径直从眼角斜滑到下颌,维克托俯身抱住胜生勇利,无奈的叹了口气。胜生勇利拍了拍他的后背:“都说没事儿了。”

维克托放开他,沉默半晌,一脸冷漠地拉过胜生勇利吻了上去,和平日里的温柔轻吻不同,舌头有些粗暴的钻了进来,扫过口腔内壁,拉住他的纠缠反复。胜生勇利被吻得有点喘不过气,睁开双眼却看到了维克托的那双湛蓝眼眸,澄澈,充满爱意。

双手沿着腰线抚摸,二人拥吻着倒在床上,维克托慢慢褪下胜生勇利身上的衣服。

幸好一军都是单人宿舍,被欲望淹没前,胜生勇利想。


评论(14)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