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已弃号,有缘再见。

【维勇/向哨】那个首席向导和哨兵(八)

维勇向哨,奥尤哨向

维克托首席向导,勇利强力哨兵但是精神指数相当不稳定

维克托的精神向导是猞猁

尤里的精神向导是豹猫

有魔化动物/人类出没

私设如山

和普通哨兵向导设定不太一样,请注意避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本章维勇合力做全息投影ing

—————————————————————————


维克托最近有些郁闷。

他已经两个星期没有进胜生勇利的宿舍了,当然,胜生勇利也没有来向导宿舍楼。每天除了日常训练以外,就闷在房间里不知道鼓捣着什么。据路过的哨兵们说,每至夜里,胜生勇利的宿舍中就会传出蜜汁交谈声,还有很特别的光点从门缝中透出来。

维克托抱着马卡钦的抱枕“幽怨”地窝在椅子上,旁边的山田树看了他一眼,幽幽地说:“其实你可以去战略部署队问问,披集以前和他同宿舍的,估计知道不少。”

于是十分钟后,披集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维克托,默默上缴了自己的手机。

相册中有一个单独的相册,维克托点开,只有寥寥几张照片,大概是胜生勇利还在学院宿舍的时候拍的,黑色的盒子放在地上,从中投影出的光束在空中聚成了人的样子,似乎还向他们挥着手。

“全息投影?”维克托翻看着相片,反问道。

披集点点头,现在知道全息投影的人已经很少了,也难为维克托还记得。披集拿回手机翻到最开始的那张照片,解释道:“我是在考核前不久才知道的,这相片是毕业前的最后一次测试,脸部成像和发音系统还有很大的问题……所以我想他这段时间应该是在趁着现在军中还不忙好好整修一下它。”

维克托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几张照片。

披集背后不由得一凉。

 

胜生勇利看着眼前脸部成像依旧模糊的投影,有些崩溃的趴在桌子上,屏幕中不停跳跃的代码让他有些眼花。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正打算接着修正数据的时候,身后的门突然开了。

胜生勇利用迄今为止最快的动作关闭了全息影像。

如果让维克托发现那个投影是年轻时的他就糟糕了。

胜生勇利这么想着,脸侧不经意的带上了一抹红。

维克托晃着手中的备用钥匙,坐到了胜生勇利身边,一手搂住他的腰,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看着那满是数据代码的电脑屏幕。

“勇利,已经两个星期了。”维克托有些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热的吐息喷在颈侧,勇利不由得瑟缩了一下,伸手把他推开了一点点。

维克托敲了敲放在桌子旁边的小方块,笑着说:“勇利,给我看看吧,你做的全息投影。”

看到胜生勇利惊讶的表情,维克托解释:“披集·朱拉暖和我说了。”

胜生勇利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伸手在小方块的顶部敲击了几下,光点所聚集出的人影站在他们面前,维克托看了看依旧模糊的脸和断断续续地语音,陷入了沉思。

胜生勇利沉默了半晌,说:“我修改了好几次面部投影数据和语音系统数据,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测试故障,也许是图像显示芯卡出了点问题……”

维克托突然想起来什么:“向导仓库里有不少当时协助抑制哨兵留下来的芯卡,不如试试?”

胜生勇利有些兴奋地站起身,拉着维克托往向导仓库走去。

勇利什么时候能对我也这样……夜晚的凉风中,维克托欲哭无泪。

 

回到宿舍后,二人几乎将向导仓库中余留的芯卡测试了个遍,依旧无法完整的投影出脸部和语音。

胜生勇利懊恼着挠着头,打开方块外壳,仔细检查着内部的硬件设置。

维克托翻了几下勇利所输入的代码,了然的笑道:“勇利你是直接录入的个人记忆?”

“嗯……”胜生勇利有些不在意的回答。

维克托拉过他,鼠标在屏幕上划出一片阴影:“你看这部分记忆是不是在数据录入的时候出了差错?”

胜生勇利看着那两行数字,皱了皱眉,维克托见他如此,转口提议道:“要不试试输入我的吧?”

说完便将一旁的记忆转换器夹在了脑侧,庞大的数据瞬间便将过去的数据覆盖,身边原本模糊不清的人影也渐渐变了。

身高略微变矮,原本的长发逐渐变成黑色短发……面部轮廓彻底清晰时,胜生勇利已经一脸生无可恋地坐到了一旁。

果然是自己啊。胜生勇利看着身前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对他问好,内心十分无奈。

维克托摘下记忆转换器,转头看向他,蓝色眼眸中似乎闪着一丝微弱的光。

不过也算是完成了……

胜生勇利抱住维克托:“谢谢你,维克托。”

维克托将胜生勇利抱紧,轻轻咬住他的唇瓣吸吮着,一只手慢慢探入胜生勇利身后的衣服,随后——

——全息投影发出一声尖锐到刺耳的警报,自动关闭了。

二人被吓了一跳,胜生勇利慌忙推开维克托,拿起方块对着光检查起来。

半晌后,他叹了一口气:“记忆输入和投影的连接出故障了……”

维克托似乎想起了什么,拍了拍胜生勇利的肩膀:“没事,明天带你去见一个人,他以前是专门做这个的。”

“太好了,那……”

“所以说,”维克托打断胜生勇利的话,一把将他推到床上,“在此之前,先陪我睡觉!”

“欸?!”

 

于是在某个不可描述的夜晚之后,胜生勇利带着有些疼的腰拜访了一对退役的哨兵向导。

向导没了右腿,生活受到哨兵的各处照顾,胜生勇利看他们如今的生活,略带欣慰的笑了笑,将全息投影放在了他们面前:“记忆输入和投影的连接有问题,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帮我看看?”

向导思考了一下:“给我三个月吧……你也知道现在全息投影的材料几乎找不到了。”     

维克托点点头:“谢谢。”

 

-TBC-


下章开主线,有刀预警,双结局预警



评论(13)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