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弃坑,缘见。
向所有朋友们道歉,对不起。

【维勇/向哨】那个首席向导和哨兵(九)

维勇向哨,奥尤哨向

维克托首席向导,勇利强力哨兵但是精神指数相当不稳定

维克托的精神向导是猞猁

尤里的精神向导是豹猫

有魔化动物/人类出没

私设如山

和普通哨兵向导设定不太一样,请注意避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本章主线任务部署,下章继续主线,有刀双结局慎入

——————————————————————————————


自军区建立以来,政府便不断地向禁区派遣士兵进行勘察清扫,却总是一无所获。

2xxx年8月14日,二军的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收到上级命令,协助特殊部队勘察禁区E31。此次任务的结果却是出乎意料。

据之后提交的任务报告书中所说,E31前身为一所高中,二军同特殊部队进入E31后,分为三组进行简单勘察,A、B两组在实验楼处遭遇变异昆虫的袭击,C组进入教学楼后在三楼多媒体厅发现了“人”。克里斯托夫报告,该“人”似乎是学校的学生,校服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脖颈处像是长了肿瘤一般鼓了起来,皮肤溃烂流脓,血管在表面突突地跳着。“核心”的速度与力量远超于哨兵,再加上其血液含有剧毒,C组死伤过半。最终“核心”由奥塔别克击中脖颈肿瘤后死亡。克里斯托夫从肿瘤中发现一昆虫尸体,长相奇异,不属于目前所发现物种中的任何一类。他将昆虫尸体带回基地,交给研究员负责研究。

遭遇变异昆虫袭击的A、B组伤亡惨重,但幸存的士兵却带回了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在狙击手杀死“核心”后,一切变异生物就变得虚弱迟钝,甚至任人宰割。

之后的几次禁区清理任务中,在击杀“核心”之后,变异生物们便不再具有攻击性。同时也有人在“核心”残骸中发现了与克里斯托夫发现的昆虫种类相同的昆虫尸体。

 

“研究员表示,此类昆虫应是某些远古生物,地震时被迫离开地底,寄居于哺乳动物体内吸食血液,而吸食动物血液后会发出辐射,使周围生物变异,同时大大提高附近空气的湿度,从而形成雾气笼罩在四周,范围越广,昆虫所寄居的生物体及其周围变异生物越强。昆虫死亡后,辐射停止,没有接收到辐射信号的变异生物便会呈现出迟钝状态,部分受影响较深的生物则会慢慢虚弱枯竭……”

维克托看着手中“814任务”的档案,陷入了沉思。

军区的首要任务一直是清理禁区,而随着这几年人员的完善,清理速度也逐渐变快,到目前为止,还剩下两个范围较广的禁区还未清理——N17和M05。M05之前为一家制药公司的工厂,而N17的前身则是一所带有生物实验室的医院。论危险程度,N17远远比M05可怕得多。

今日清晨,维克托收到了来自领导直接下发的任务:进入禁区N17勘察并确认“核心”位置,将其具体坐标告知二军的让·雅克·勒鲁瓦,并协助二军清扫禁区N17。

指名……

桌上的陶瓷杯被人拂到地上,咖啡洒了一地,一片狼藉。

 

胜生勇利收到传信员带来的任务信函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接过任务资料仔细翻看着。直到读完最后一页的最后一个字,他才抬起头,问道:“指名几个人?”

“指名二人:向导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哨兵胜生勇利。”

 

“一军只指名两个人?!”会议上,尤里有些失态的急道,“这次任务多危险你们战略部署队不清楚吗!”

战略部署队总指挥上屋和彦打开了投影地图:“我们曾经派二军的人去过,但是走到了这里——”

手指点了点两栋建筑物之间的走廊。

“——在这里,全军覆没。”

“那时我们接收到了一名哨兵的留言,他说五层走廊里的变异生物听觉非常灵敏,并且能感知到无线电的收信信号……然后,他就被杀了。”

“所以勘察的人不能多,太过于杂乱的呼吸会让它们发觉。”

“而且……”上屋和彦看向维克托,“很少有精神力能强大到形成屏障的向导,尼基福罗夫少将就是一位。”

他又转向胜生勇利:“胜生的那段录像我也看过,录像中他的速度、力量、甚至感知力都足够超过当年的首席哨兵山田树。你们无疑是这次任务的最佳人选。”

维克托突然站了起来:“我明白。开始部署作战计划吧。”

“这次我们的作战计划……”披集起身将影像放大,“走廊没有遮蔽物,目标明显,并不适合潜入,我觉得可以从右侧攀登上去,但是如果攀登,向导必须一直维持着声音屏障,这样对向导消耗过大,有70%的可能会影响到后面的勘察任务。可是,除了这两条路,没有任何可以进入实验楼的路了。”

“如果直接从实验楼正门进入呢。”克里斯托夫把影像的东侧转了过来,“那个变异生物应该只是在五层走廊处聚集,一至四楼会相对安全一点吧。”

上屋和彦揉了揉额角,解释道:“当年地震波造成的冲击不小,实验楼的正门已经被挤压变形,二层全部塌陷,只有三层以上可以行动。”

“所以只有攀登和走廊两条路可以选择吗。”维克托反复看了地图影像,转头对上屋和彦道,“有没有可能推测出那个不知名的变异生物?”

“没有,我们手中的资料只有那个哨兵传来讯息的录音。”上屋和彦回答道,他将手中的资料翻到医院的基础设施介绍那一张,“不过,实验楼四楼的主控室储存着所有实验生物的记录信息,但实验楼四层位于第五层楼梯旁,如果你们有任何声音,必会惊动五楼的变异生物。”

“我去。”奥塔别克的眼神一沉,说道。

尤里看了他一眼:“我也可以制造声音屏障。”

“那么,”上屋和彦将影像恢复到原本大小,“我们会在距离N17一公里处待命,尼基福罗夫少将,你和胜生从南侧大门进入门诊楼,到五层走廊口待命;阿尔京和普利谢茨基从实验楼西侧攀登进入四层主控室,我们会给你安上简易的摄像头,你们要将生物实验的所有资料进行摄像传输。如果发生任何意外,都以自身安危为首,立刻从楼中撤离。”

“嗯。”

 

 

-TBC-


滑冰撞了脑袋之后突然就有了灵感。。OTZ



评论(9)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