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弃坑,缘见。
向所有朋友们道歉,对不起。

【维勇/向哨】那个首席向导和哨兵(十一)

维勇向哨,奥尤哨向

维克托首席向导,勇利强力哨兵但是精神指数相当不稳定

维克托的精神向导是猞猁

勇利的精神向导是苍鹰

尤里的精神向导是豹猫

奥总的精神向导是??

有变异动物/人类出没

私设如山

和普通哨兵向导设定不太一样,请注意避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我错了我忏悔……这章依旧没能写出HE结局……看看下章能不能写完……感觉又要拖了qwq

————————————————————


当尤里和奥塔别克赶到五层研究室的时候,胜生勇利的伤口已经全部处理完毕了。

尤里掏出他们在主控室找到的生物资料递给维克托,维克托简单的翻看了一眼,脸色渐渐冷了下来,气氛不由得有些凝重。

“如果说已经选出‘蜂后’,那么刚刚在病房中的那些蝙蝠……”他思索着,喃喃道。

胜生勇利很快明白了情况,接着说:“那些只是个前线放哨的。大部队恐怕会和‘蜂后’一起在某个更为安全的地方保护它。”

“是,”奥塔别克点点头,“我想,‘核心’很有可能就在‘蜂后’身上。”

地图铺在地上,尤里指了指距离研究室有三个房间的贮藏室,说:“这里储藏的主要是一些细菌样品,虽然占地不大但是机密性比研究室还要高一个等级。虽然这些蝙蝠有蜂类习性,但作为蝙蝠,它的本性还是会将窝建在避开光照的地方,贮藏室是它们的第一选择。”

维克托道:“那就去看看。”

 

四人向着储藏室的方向行进,或许是离核心越来越近的原因,原本当做装饰的盆景树也已经顶开了那层脆弱的瓷盆,像爬山虎一样贴着地面和墙面生长,一些过长的枝条从房顶垂了下来,像动物触手一般蠕动着。

贮藏室门口,盆栽越发旺盛,硬实的木杈将地面与四周完全覆盖,胜生勇利小心地踩在木枝上,尽量避开那些在空中微微甩动的枝条们。忽然右脚被什么东西缠住,随后便被枝条抓着倒吊了起来。

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翅膀拍动的声音。

“勇利!”维克托说着对那根枝条连开两枪,枝条被射断,胜生勇利从空中跌下,被维克托抱了正着。

奥塔别克大致感知了一下蝙蝠的数量,拉开贮藏室旁边小仓库的门,说:“数量相比走廊里的多了整整两倍,先躲起来。”

最后的维克托进来后,奥塔别克把门上了锁,二人贴在门口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

胜生勇利静静打量着这个仓库,虽说是一个小仓库,但格局却和一间个人研究室相似。和另一个研究室一样,文件资料乱糟糟地瘫在地上,桌面上的电脑也早被破坏,断成了两截。胜生勇利低头,突然发现抽屉一角闪着蓝色的光,伸手拉开,本应因停电一起停掉的报警器依旧运作着。

“维克……!!!”胜生勇利刚想和维克托说,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就跌了进去,后脑狠狠地撞在了密道壁上。

陷入黑暗前,胜生勇利脑中闪过一句话:这地方的五层竟然还有向下的密道……

 

再次醒来时,胜生勇利发现自己正泡在一种不知名的粘液中。四周一片黑暗,只有不远处的高台上泛着微微的荧光。胜生勇利向高台的方向挪动着身子,粘腻的触感让他有些反胃,粘液越来越浅,胜生勇利走上高台前的台阶,一颗萤石静静地躺在地上,他将它举起,趁着这微弱的光芒,胜生勇利被眼前所见景象惊呆了。

不大的密室中缠满了线形的黄色胶状物体,有的还向下落着粘液,滴到地面上,顺着坡度流入已经积聚成池的液体中。

正中间的半空中似乎是吊着一个人,胳膊被黄色物体包裹着吊在顶部,下半身没在黑暗中,隐约可以看到带着绒毛的双腿和垂在身侧的翅膀。脖颈处一个巨大的肿瘤鼓出,血管在表面跳动着。

“勇利!”维克托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没事吧?”

胜生勇利听到维克托焦急的声音淡淡的笑了笑:“我没事,就是磕了脑袋一下……”

“不过,”胜生勇利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维克托,我想我找到‘核心’了。”

“勇利,你先——”

通信突然被掐断,胜生勇利下意识的抬头看向“核心”,只见那人突然转醒,溃烂的头向他扭了过来,充血肿胀的眼球紧紧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蛆虫从嘴角的裂口中爬出,又钻进眼眶。胜生勇利的手僵在半空,就这样和他对峙着,半晌,那人的上半身开始剧烈地抖动,逐渐从黄色物体的桎梏中挣脱出来,袭向胜生勇利。

胜生勇利向侧边一错步,躲过了“核心”的同时,看清了那人的整个身体——他和“蜂后”融合了。

原本应该是人类双腿的下半身与巨大蝙蝠的下半身紧紧相连,蝙蝠翅膀沾满粘液,软趴趴的搭在背上,似乎是还没有完全适应现在的身体,他有些僵硬地回身,艰难地扯开了嘴。

“……咯,嘶嘶死……咳……”仿佛砂砾碾过一般得吐出这几个字,黑色的腥臭血液从口中涌出。

他向胜生勇利扑了过去,变长的指甲擦过胜生勇利的脸颊,他拔出短刀冲着“核心”的脖颈狠狠刺下,突然被大力掀了出去,短刀断成两截落在地上。胜生勇利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抬头只见那人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爬行着,速度极快,似乎湿滑的粘液完全无法影响到他。身后的翅膀渐渐张开,不知何时生出的骨刺露在外面,带着几条蛆虫的尸体。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瘪的嘴唇,开口:“卡……唔呃!”

“核心”再次向他扑去,胜生勇利躲闪不及被压了正着,双手统统被制住,力道大得仿佛要将腕骨捏碎。那张腐烂的脸贴在他面前,满是烂蛆的舌头变得越来越长,绕过他的脖子,随即狠狠地勒住。

 

维克托听到勇利的叫声后便转过头,只见胜生勇利顺着密道口便滑了进去,紧接着入口关闭,让人措手不及。维克托翻遍了旁边的桌子,机关迟迟没有反应。一旁的尤里将维克托拽了起来,递给他一本日记。

封面最下方,用花体字写着一个名字:Cuthbert Edmund Sterling 【注:卡兹伯特·埃德蒙·斯特林】,编号:D200327

“我们在主控室查到的资料,卡兹伯特,蝙蝠项目的研究员,这间所谓的仓库,其实是他之前的个人研究室,后来因为涉嫌研究数据泄露被辞退。这本日记是在那边书架的下面发现的,大概翻了翻,卡兹伯特说他总共留了两个密道口,一个是刚刚胜生勇利掉下去的……”尤里顿了顿,“而另一个,在贮藏室的细菌冷藏间。”



-TBC-

评论(18)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