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弃坑,缘见。
向所有朋友们道歉,对不起。

【维勇/原著向】经年

设定勇利26退役,同年维克托29退役

维克托退役后留在俄罗斯当教练,学生尤里

七年之后二人重逢

ooc ooc ooc


————————————————————


这是胜生勇利退役后的第七年。

刚刚离开公司的他打开手机给电视台导播发了个致歉短信,随后匆忙向电视台的方向赶去。

前几日收到采访邀请的时候他也是一愣,本想回绝,谁知对方却始终坚持,无奈之下还是答应了。

 

胜生勇利赶到电视台,果不其然的看到了许多老朋友——这次的采访邀请了许多退役的花滑选手——他们坐在休息室中聊着天,无非还是那些家长里短的琐事。

人群中那人一头银发格外的显眼,笑着和身侧的克里斯托夫瞎侃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映着休息室的灯光。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和胜生勇利同年退役的,退役后的他选择了留在俄罗斯当花样滑冰教练。尤里·普利谢茨基在他的指导之下于今年冬天拿了第四个冠军。

他转头看到了匆忙赶到的胜生勇利,直起身朝他招手:“勇利,好久不见~”

岁月似乎对他宠爱有加,他依旧和七年前一样,一点没变。

 

胜生勇利对自己和维克托分在一组的事情并不惊讶。

他突然想起来这个男人刚刚出现在长谷津家中时的场景,以及那铺天盖地的报道。

那时的他曾经无数次的想过,这会不会只是他的一场梦。

 

主持人微笑着问道:“二位可否透露一下你们最难忘的事情?”

“这个嘛……”维克托扶着下巴想了很久,“大概是在最后那个赛季勇利超过我拿了冠军的时候吧。”

胜生勇利说:“在他出现在我家温泉,笑着说要做我教练的时候。”

维克托偷偷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将视线移开。

胜生勇利清咳一声,接着说道:“毕竟维克托是我一直以来崇拜着的人啊。”

 

主持人依旧是那副公式的笑容:“最后一个问题,是一位粉丝单独提给胜生先生的。”

“如果现在的你能预见到自己这辈子里最重要的那个人,你会做什么?”

胜生勇利笑了笑,摇头道:“什么都不会做。”

“我可不可以好奇一下原因?”

“因为此时的他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生活,甚至是自己的家庭,我没有必要去打扰他。”

“也不该去打扰他。”

 

采访结束后,胜生勇利穿好衣服准备离开,突然被人拉住。

“勇利……”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么久不见,一起喝一杯吧?”

胜生勇利拗不过他坚定的语气,点了点头。

 

天色已晚,咖啡店的人并不多。

店内静静播放着歌曲。

 

‘We meet in the night in the Spanish café (那夜 我们相遇在西班牙咖啡馆)’

‘I look in your eyes just don't know what tosay (我望着你的双眸 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胜生勇利小口饮着手中的咖啡,苦涩感让他保持着清醒。维克托始终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二人就这样静静地坐了许久,沉默无言。

手机的震动声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气氛。

胜生勇利放在桌上的手机亮起,屏幕上一个两岁的女孩儿正对他开心地笑着。

维克托说:“……这是你女儿?”

“……嗯。”

“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公司待遇挺好,就是忙了点。”

“注意身体。”

“嗯。”

然后又是沉默。

胜生勇利低头看着杯中泛着点点涟漪的咖啡,突然想起来那天的午后。

 

那是个秋日的午后,维克托赖在后院的摇椅上,浅浅地睡着。那是胜生勇利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维克托,安静平和的睡颜就像是个纯真的孩子。

不知从哪里飘来的落叶停在他的额头,胜生勇利伸手帮他拂去,还未收回的手被他握住,拉至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

“Добрый день, моя любовь.”【注】

“?”

“下午好,勇利。”

 

胜生勇利看向维克托的无名指。

昂贵的钻戒早已代替了当初那普通得甚至有些俗气的金色指环。

“维克托你最近怎么样?”胜生勇利突然问道,“夫人一定长得很漂亮吧?”

维克托楞了一下,随即释然的笑道:“呵,还好。”

“什么时候结的婚?也不说通知我一声的,连礼物都没送。”

“这才没几年。”

“这样啊。”

他想起当年的“玩笑式订婚”,看着对方空荡荡的无名指,笑着摇了摇头。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聊聊工作,聊聊花滑,聊聊尤里,聊聊马卡钦,聊聊过去。

也就这些了。

 

I know tomorrow I'll lose the one I love (我知道 明日将失去我的爱人)

There's no way to come with you (永远不能再相偎相依)

There’s nothing to do(无法改变)

 

最后的最后,胜生勇利说:“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维克托放下手中还未喝完的咖啡:“嗯。”

胜生勇利起身离开。

维克托突然叫住他。

“忘记和你说了:勇利,祝你幸福。”

他回过头,对上那人湛蓝色的眼眸。

“你也是。”

 

看着胜生勇利慢慢走出咖啡馆,维克托长叹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鹅绒的小盒子,同手上的戒指一起放在一旁。

隐约可以看到戒指内侧刻着的名字。

KatsukiYuri。

 

胜生勇利走进家门,一个和他的手机屏幕上一模一样的小女孩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拉他的衣角。

“舅舅,你回来啦~”

胜生勇利无奈的一笑,将她抱起,对着回家探亲的北川真利抱怨道:“姐,恭子怎么还没睡啊……”

北川恭子扒着胜生勇利的脖子,看到了一节细细的银链,伸手拽出,银链末尾,静静地坠着一枚金色戒指。

 

 

-END-


注:

Добрый день, моя любовь.

(Good afternoon, my love)

_(:зゝ∠)_我用Google翻译的不知道对不对,懂俄文的大佬求不喷


真利姐姐嫁人了所以改姓北川,至于为什么是北川……单纯的喜欢这个姓



目录

评论(52)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