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日常咸鱼,慎关注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私信

【维勇/精灵paro】自私的人(情人节贺文&900fo点文2)

精灵paro

精灵维×剑客(精灵?)勇

一句话奥尤(奥尤之后会有独立的短篇)

lof主智商低文笔废请不要在意剧情细节……

除了精灵之国亚尔夫海姆和生命之树取自北欧神话,其他都是胡扯的不要信

ooc ooc ooc

答应 @麒银芊墨 的精灵paro,不是暗夜精灵不好意思qwq

——————————————————————————

维克托睁开双眼,面前的是白净的天花板,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爱人靠在他的怀里,安详地睡着,他伸手撩开挡在他耳侧的碎发,露出那双软软的耳朵,俯下身轻咬了一口,低声道:“早上好,勇利。”

胜生勇利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有些迷糊地和维克托交换了一个乱七八糟的吻,坐起身,在床上开始发呆。

维克托无奈地笑着,每天早上肯定要经历的过程啊……

不知过了多久,胜生勇利才彻底清醒,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说:“维克托,早。”

维克托扶着下巴对胜生勇利道:“你再不快点,学生们可就要等急了。”

胜生勇利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大叫一声翻身下了床,一边套着衣服一边惊慌的念叨着:“完了完了我竟然忘了今天的体术课……这下文森特老师又该生气了……”

“嗯……”维克托打开储物格,“今天吃皮罗什基怎么样?”

“啊,好啊……”

“那么,”维克托拉过马上要出门的胜生勇利,轻啄了一下他的嘴角,“等你回来。”

维克托透过窗户看着爱人远去的背影,笑容中渐渐带上了一丝忧愁。伸手拂开额前刘海儿,坠在尖耳朵上的银饰在阳光下淡淡地闪着光,像是泪珠一样的水晶吊坠轻轻晃动着。

门突然被粗暴的推开,金发少年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坐在椅子上。

维克托朝他打了个招呼:“哟~早啊,尤里奥。”

“……”尤里瞪了他一眼以表达自己对这个外号的不爽,生气道,“我说你啊,怎么突然就辞官了啊?!把一堆烂摊子都扔到我头上,你好意思吗?!”

 “我带了这么多年军队,也该歇歇了。而你可是王亲自任命的,好好干啊。” 维克托抚上右耳的耳饰,想起了那人的身影,嘴角不经意的带起了笑意。

尤里看着此时带着迷之微笑和迷之温柔光环的维克托,心中仿佛千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这还是那个丧心病狂令敌人胆颤的精灵族统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吗???

 

在这个号称精灵之国的亚尔夫海姆,近百年来最令人仰慕和钦佩的除了王,也只有面前这个傻笑的男人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亚尔夫海姆的前任精灵统领,守护国土与精灵族数百年,从未败过。除去个人实力,他的战略部署能力也相当突出,亦是亚尔夫海姆中的一个传奇般的人物。而就这个传奇般的人物,于几天前,在他风华正茂的年纪,选择了辞官,接替他的是他的同门师弟尤里·普利谢茨基。

“我遇到一个人,想平静过日子了。”

这是维克托在任时留给尤里的最后一句话。

 

尤里拿起桌上的面包,道:“……他究竟是什么情况?”

维克托沉默了半晌,摇摇头。

 

和他们不同,胜生勇利的父母虽然都是精灵族,但他却偏偏人类的外表,精灵族的特征在他身上完全没有体现。在胜生勇利七岁的时候,他的父母搬到了相对偏远的地方居住。搬家之后,胜生勇利突然喜欢上了在森林边境读书,独独偏爱那些前人的打仗经历以及战略分析。也因此,他对书中所介绍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统领格外感兴趣。

 

维克托遇上他纯属是个巧合。

每月的例行巡逻,维克托偏偏选择了平日里很少走的那条路,然后便看到一个人类模样的少年坐在巨大的树根上看着书。少年听到声响抬头盯着他看了好久,突然脸涨得通红,有些结结巴巴地向他打招呼:“尼、尼基福罗夫统领……”

“人类?”

少年听到这句用力的摆摆手:“我父母都是精灵族的,就我天生这样……”

“那倒是挺有意思。”维克托伸手将他拉上马,“总在森林边境太危险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少年安静的坐在他身后,维克托随口问道:“刚刚你在看书?喜欢什么类型的?”

少年愣了一下,随后答道:“啊,也就是之前的一些战役历史书……”

“这样……”

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话题不自觉的就扯开了。

聊到家庭,聊到兴趣,维克托发现这个少年远比他看上去要有意思的多,这个少年身上似乎有着他所一直追寻的东西。他开始频繁的造访胜生家,和胜生勇利的感情也越来越深。直到最后那场战役的前夜,他揽过胜生勇利的肩膀,说:“勇利,等我回来,你们跟我回城吧?”

他有些心焦的等着他的回复。

“……好。”那人低声回答。

 

思绪收回,维克托看着面前悠哉的尤里,笑着提醒道:“这个月的例行巡逻?”

尤里突然蹦了起来:“卧槽忘了!”叼着面包跑远。

 

不知什么时候,乌云已经布满了天空,将原本的湛蓝挡得一丝不剩。

——已经到极限了吗。

 

这天夜晚,维克托做了一个混乱的梦。

战争的号角吹响,四周都是战士厮杀的声音,妇女的惨叫声,孩子的哭喊声,它们环绕在他的耳侧,无法摆脱。

突然听到有谁在争论着。

“你怎么把他唤醒?!如果现在进入他的结界,就连你都可能迷失在其中,甚至被吞噬!就算你找到他了,他愿意回来吗?”

“不论如何,也要试一试。如果他醒了,或许我们还会有胜算。”

战争?结界?梦境?

脑中快速闪过几个画面,模糊不清。

隐约看到有个人类模样的黑发少年,长剑挎在腰侧,笑着看向他,张口——

维克托只觉胸口一痛,随即惊醒。

胜生勇利侧躺在他的旁边,手指无意地牵住他的。维克托俯身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又是一个阴天,天色似乎比昨日更加阴沉。

维克托看向窗外的天空,心中总觉得空落落的,脑海中有什么呼之欲出。

门被踹开,尤里冲了进来,拎起他的领子吼道:“你还要在这个梦里逃避多久!”

不远处的楼房开始崩塌。

维克托呆呆地看着尤里,犹豫着张口:“你在说什么?”

“接受现实好吗!”尤里咬牙道,“胜生勇利已经死了!死了三百年了!”

落下的玻璃砸到行走的路人,化为齑粉,没有鲜血,没有哭喊,他们面无表情的走在这个逐渐崩坏的世界中。

维克托低声笑了出来:“你不是‘尤里奥’,是尤里吧。”

尤里被他这突然的问话问得一愣:“哈?”随后拽着他的手便向外走,“没时间和你扯这个,我们必须出去……”

手被重重地甩开,维克托静静地说:“我还要等勇利回来。”

“你这个家伙……!”

维克托抚摸着右耳上的银色耳饰,笑道:“尤里,我是个自私的人。”

他闭上眼睛,梦境彻底崩塌。

 

一片虚无中,维克托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

睁开眼,面前的是他的爱人。

几乎是无法控制的,他用力的将对方搂入怀中。

“勇利……”

“我在呢。”

胜生勇利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抚着他的情绪。

胜生勇利环顾四周,他说:“维克托,这不是现实吧。”

维克托身体一僵。

“或者说,只是维克托的梦境?现实里的我应该已经死了吧。”

“我应该只是个普通人类,不然怎么会先离开你呢。”

记忆一遍遍的播放着。

 

还是每月的例行巡逻,森林边境出现了原本不应该出现的人类。

黑发青年腰挎长剑,身后牵着的的马匹上背着不多的行李。他看到维克托时微微睁大了眼睛,随后笑道:“原来这里真的有精灵啊……你可真漂亮。”

青年微微弯起的眼睛仿佛一汪清澈的泉水,褐色眼眸中是隐藏不住的兴奋和赞赏。

鬼使神差的,维克托将他带回了城。

 

青年名叫胜生勇利,一个路过的剑客。

城中的精灵从未见过人类,他们对他充满好奇,胜生勇利向他们报以微笑,获得了不少女孩子的青睐。

他就这样在维克托的家中住了下来,每天协助维克托训练军队,练习马术,过得也算滋润。

夜晚,他们在院中比剑,共同讨论一些战略部署,胜生勇利的独特想法总是能让维克托眼前一亮。

维克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人类剑客的,或许是在初遇之时,看着那人毫无防备的笑容和那明澈的双眼,一见钟情;又或许是在日夜共处之中,听着他的独到见解,暗生情愫。

又一次的战役胜利,战场的血腥还未散去,维克托突然拉过身边的胜生勇利,吻了上去,心脏紧张的砰砰直跳。胜生勇利先是惊讶的僵住了动作,随后轻轻地抿了一下探入口中的舌,慢慢开始回应。维克托揽过他的腰,二人就这样充满爱意地吻着,身后是欢呼庆贺的士兵们。

 

婚礼上,胜生勇利拿出准备的耳饰,抬手挂在了维克托尖尖的耳朵上,水晶挂坠在阳光下闪着微光。

巨大的生命之树前,维克托为胜生勇利带上那枚银色的戒指,套住了他的一生。

他在他的耳边轻说:“我爱你。”

 

精灵的生命是漫长的。时间一次又一次的印证了这个事实。

当初绕着胜生勇利转的女孩已经成为人妻,她的孙女儿拎着一罐蜂蜜酒敲响了门,小女孩儿看了看胜生勇利,又看了看维克托,疑惑地问道:“维克托哥哥,那个爷爷是病了吗?”

维克托揉了揉她的脑袋:“好啦,赶紧回去吧。”

女孩蹦蹦跳跳的离开了,胜生勇利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依旧年轻的维克托,笑道:“你们果然是长生不老啊……”

“勇利……”

“没事,我早就看开了。”

“我现在过得很幸福啊,你能一直在我身边。”

“维克托,谢谢你。”

他似乎是困了,歪了头,沉沉的睡去。

不远处的生命之树散出荧光。

耳饰上的水晶挂坠微微晃动着。

维克托俯下身,不断吻着那双再也无法睁开的双眼,不知不觉,眼泪已经滴落在地。

 

“你真的要这么做?一旦沉睡,你可能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最起码我们能一直在一起。”

“亚尔夫海姆呢?”

“尤里已经足够独当一面了,他完全可以接替我。”

“那……祝你幸福。”

“谢谢,原谅我。”

 

胜生勇利有些哽咽地对维克托说:“维克托,你会死的。”

维克托不回答,只是拥着他,仿佛一松手他就会再次消失不见。

胜生勇利蹭着维克托的脸侧,在他的耳边轻声道:“维克托,回去吧。”

“回去吧。”

维克托扣着胜生勇利的后脑,用力的吻了上去,痛苦和眼泪一起吞入肚中。

“勇利,我一向是个自私的人。”

胜生勇利看着他,无奈的一笑,解下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银链,他将末尾的戒指交给维克托。

“那么,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你愿意与我共度此生吗?”

“我愿意。”

戒指套入无名指,一片虚无之中,他们相视而笑。

 

莱塞历9261年,精灵之国亚尔夫海姆灭亡,精灵族将领尤里·普利谢茨基殁,同人类将领奥塔别克·阿尔京一同埋葬于生命树下。前任将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知去向。

一年后,一个幸存下的精灵族女孩在森林边境发现了一片天竺葵花田,在战争的硝烟之后,它们悄然绽放。



-END-

天竺葵花语:偶然相遇,我不会忘记你。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情人节快乐w

目录

评论(1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