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日常咸鱼,慎关注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私信

【奥尤/精灵paro】Helium

人类奥×精灵尤

维勇篇见【维勇】自私的人

私设长发尤里,精灵耳饰=人类戒指

除生命之树,米德加尔特和亚尔夫海姆出自北欧神话,其他一切都是胡扯

lof逻辑废文笔废

ooc ooc ooc


给 @麒银芊墨 的点文,求不嫌弃……

————————————————————

莱塞历9261年,米德加尔特进攻精灵之国亚尔夫海姆。人类的浩浩大军最终还是踏入了那片神秘的亚尔夫森林。

年轻的人类统领策马走在最前面,一路无言。

突然他停了下来,双眼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金发精灵。那精灵对上他的视线,张口冲他说了一句话,转身没入森林深处。他不由得握紧了缰绳:多年前也是这样,留下的只有这么一个模糊不清的背影。

金发精灵的声音缠绕在耳边。

“好久不见,奥塔别克。”

 

精灵的领土,怎么会有人类呢?

尤里看着面前这个有些不知所措的人类少年,黑色的头发软趴趴的贴在额头,手中的剑最终还是没有出鞘。他骑在马上,问道:“人类?怎么会在这里?”

少年直勾勾地看着他。

“啧!”尤里见他不说话,掉转马头就走,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

“迷路,”少年用右手支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左手断了。”

尤里回过头,只见少年的左手有些扭曲的挂在身侧,额头上都是冷汗。尤里将少年拉到马上,道:“抓紧了。”

少年紧紧地抓住了他有些松垮的外衫,身侧的景象飞速倒退着,不久,面前出现了一颗巨大的散着荧光的树,树旁的湖水平静如面,清澈见底。尤里轻轻地握着少年受伤的左手,浸入湖水中,涟漪泛起,伤口在水下开始慢慢愈合,骨骼复位的疼痛让少年不由得皱了眉。

“……嘶!”少年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尤里揉了一把他的脑袋:“现在知道疼了?”

少年再次变回了之前的沉默寡言的样子,尤里偷偷地翻了个白眼,一边腹诽着小孩真难搞,一边把他拽上马,带回了城。

已是深夜,尤里带着少年蹑手蹑脚的穿过走廊,回到房间。

尤里拿出一块白布,俯下身将少年的左胳膊缠绕了几下,固定好挂在脖子上:“这两天别乱动弹,等你恢复好了我把你带出去。”

温热的手轻轻抚上发间,少年挑起他的金发,漆黑的双眼对上他的,道:“很漂亮啊……金发。”

尤里打了少年一巴掌,在床边躺下,小声怒道:“睡觉!”

少年看向尤里的后背,金色长发散落在枕边,他伸手,小心的握住了一缕,闭上眼睛。

 

“阿尔京统领?”副将在身侧小声唤他,“那个精灵,用不用追?”

奥塔别克摇摇头,抖抖缰绳,军队继续向前行进。不远处的生命之树依旧散发着白色的荧光,一如过去。奥塔别克不由得抚上自己的左手,无声地叹了口气。

森林过后便是平原,军队再次转换了阵型,面前等待着他们的,是精灵族的精锐部队。那个金发精灵就这样骑马站在军队之前,一手扶着腰间长剑,充满敌意地看向奥塔别克。

战士的眼神啊……

奥塔别克看着那双翡翠绿的眼睛,沉默不语。

 

少年醒来时,尤里已经离开了房间。桌子上写着一行清秀的字:去校场训练,中午回来。

少年揣着还未恢复的胳膊推开了房门,穿过走廊和天井,慢慢地走到了校场边上,只见尤里挽着弓,双眼盯着远处的标,坚定而决绝。

就像是斗志昂然的战士一样。

他松手,箭矢穿过空气,直直的打在标靶上画着红点的位置。

负责训练的教官拿着两把剑走了过来,尤里接过其中一把,教官挥剑砍来,他闪身躲过,持剑的右手突然往身后一挡,再次抵开了教官的攻击,随即抬手向前攻去。二人双剑相击的声音回响在校场中,少年看得有些呆:尤里的金发绑在脑后,随着动作飞扬着,那双翠绿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的教官,像是捕猎的凶兽一般,紧盯着自己的猎物,一刻不放。

教官的剑被打到一边,尤里抬手直指喉咙。

他收剑,对教官行了一礼:“失礼了。”

教官笑道:“普利谢茨基统领早就在我之上了。”

尤里简单的客套了几句,转头看到在校场边上等待的少年,他向教官请辞,快步走到少年面前。

少年拉着他的手:“有机会的话,比一场如何?”

尤里看着这个孩子,有些嫌弃地回答道:“等你长大再说吧。”

 

日子似乎和过去没有什么分别,只是茶余饭后,尤里常常会带着少年跑到最高的树上聊天。

少年的话依旧很少,大都是尤里在讲,而他只是认真地听着。

谈起家庭,谈起理想。

少年看着那人兴奋的样子,嘴角微微带起了一抹笑意。

 

少年的伤势恢复得很快,尤里依约将他送向森林边缘。

在森林的尽头,少年突然转身拽住了尤里:“你叫什么名字。”

尤里被问得有点懵,下意识回答道:“尤里·普利谢茨基。”

少年伸手抱住他,温热的呼吸萦绕在耳边:“我还会再过来的。”

说完,便转身跑远。留下尤里一人呆呆地站在森林边缘,

还真是强势啊,尤里不禁感叹。

少年走后的生活依旧和过去一样,尤里却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那天晚上,尤里捂着一张红脸从梦中醒过来,扑了凉水渐渐冷静下来,梦中场景却仍是历历在目。

到底为什么会在做这种梦的时候梦到那个小鬼啊?!

一同训练的米拉听后拍了拍他的肩:“说不定你喜欢他呢。”

“米拉!”

“哈哈哈~”

 

一别五年,再次见到他时,那人已是青年模样。

 

夜晚,尤里躺在床上睡着,有黑影静静地靠近,俯下身,在他的额头亲了一口:“尤里。”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放在床边的短刀已经抵上了对方颈前。

黑色的眼眸依旧是过去的眼神,淡淡地看着他,却宛如大海一样,深不见底。

他再次唤道:“尤里。”

眼前的人似乎和那个少年渐渐重合。

尤里惊奇道:“五年没见就长这么大个了?!”

青年无奈地叹了口气,弯腰将人抱了起来,无视尤里的反抗,直接带到了生命之树下。

深夜的生命之树空无一人,荧光映在湖水中,带来了一丝梦幻的色彩。青年从身侧的布包中取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尤里。

“礼物。”

尤里久久无法言语。

盒子中,一只精美的淡金色耳饰躺在鹅绒布上,繁复的纹饰末尾,用祖母绿宝石点缀着,最下方坠着的白色水晶衬着生命之树,正散着微光。

青年伸出手拿过那只耳饰,想为尤里戴上,尤里却后退一步,道:“你知道耳饰对于精灵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青年抚着他的脸颊:“知道。”

“那你……”

青年低头在他的嘴角轻吻了一下:“我想这么做,我喜欢你。”

 

副将的声音再次将奥塔别克的思绪拉回:“国王有一纸协议书,如果精灵国愿意投降……”

金发的精灵统领拔出长剑,沉声说道:“不可能。”

奥塔别克抬眼看向他,那人也正看着他。翠绿色眼眸中带上了一丝痛楚。

“尤里……”

尤里挥手,身后的精灵们纷纷举起长弓,箭雨铺天盖地的军队后方射去,战争一触即发。

战马早已倒地不起,奥塔别克和尤里缠斗在一起,双剑相击,发出“戗”的声响。

奥塔别克看向尤里的耳朵,略一分神,手上的剑被打掉,尤里的剑尖直指奥塔别克胸口。尤里的身后,是呼喊着的人类副将。

尤里拿着剑的手轻微的颤了颤。

奥塔别克突然将尤里一把揽进怀里,长剑刺入胸口,还没等尤里反应,有什么便破空袭来,一声闷哼之后,箭矢直直的插在他的后心。鲜血喷在颈项,尤里向奥塔别克身后看去,是惊慌失措的人类弓兵。

奥塔别克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吻着他的颈侧,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耳饰。

“对不起。” 

身边是厮杀着的士兵。

他抱着浑身是血的他,湿了眼眶。

 

尤里被诏去大殿,精灵王看着殿下的众统领们,沉声道:“米德加尔特的军队正在向亚尔夫海姆行进,数量庞大。看来他们是要攻击这里了。”

米拉道:“这几年间,米德加尔特接连吞并三个人类国家,没想到还把主意打到了亚尔夫海姆身上。听说这次人类军队的统领还是那个奥塔别克·阿尔京……”

听到这个名字尤里神色一变:“阿尔京?”

米拉解释道:“对,奥塔别克·阿尔京是老统领的儿子,之前的三场战役都是他带头拿下的。”

“呵,原来是这样。”长发的遮挡下,淡金色耳饰衬着大殿的光芒,美丽无暇,“王,我申请唤醒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精灵王睁大眼睛:“他的梦境结界太危险了……”

“可是您看,”尤里用手划了一下米德加尔特的军队,“他们的人数,远在我们之上,甚至是两倍三倍……”

 

巨大的冰棺中,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静静沉睡着。

米拉拉住了尤里:“你怎么把他唤醒?!如果现在进入他的结界,就连你都可能迷失在其中,甚至被吞噬!就算你找到他了,他愿意回来吗?”

尤里低声道:“不论如何,也要试一试。如果他醒了,或许我们还会有胜算。”

结界打开,他踏入。

尤里没想到他会选择留下。他被维克托推出梦境结界,梦境崩塌。

‘如果可能,请将我埋在森林边境的那颗大榕树下。’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你其实是逃避吧?”

“不,我只是生气他瞒我而已。”

“是吗?”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身体渐渐变得冰冷,奥塔别克倒在地上。尤里捡起弓箭,挽弓搭箭拉弦,箭矢穿透那人脖颈,鲜血溅了身侧人满脸。战局混乱,尤里将箭尖对准了下一个人,随即胸口一凉,剧痛从心口蔓延全身,耳中一阵轰鸣,体温逐渐流失。

沾血的耳饰掉在地上,黯淡无光。

“奥塔。”他握住他的手。

生命之树的荧光聚集在他们四周。

 

沉睡中,好像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尤里?”

“尤里。”

“尤里……”

他睁开眼睛,面前是带着笑意的奥塔别克,他俯下身,啄吻着他的嘴唇,说:“对不起。”

尤里伸手抱住他:“我的礼物呢。”

奥塔别克小心地掏出那支淡金色的耳饰,阳光下,泛着光芒。

一如那个重逢的夜晚,耳饰挂上他尖尖的耳朵,青年俯身抱住了他:“我叫奥塔别克,我喜欢你。”

 

莱塞历9261年,精灵之国亚尔夫海姆灭亡,精灵族将领尤里·普利谢茨基殁,同人类将领奥塔别克·阿尔京一同埋葬于生命之树下。

 


 

-END-

lof主的碎碎念:故事大概就是,尤里是精灵统领,奥塔是人类统领的儿子(后接任统领一职)。尤里捡了小奥塔(年龄大概在15左右)回家,小奥塔懵懂地喜欢尤里,二人分别后尤里发现自己的x幻想对象不对劲,迷迷糊糊中接受了这个谜一样的感情。五年之后,奥塔(年龄20+)回来找尤里,俩人定情。结果没过多久米德加尔特攻击亚尔夫海姆,奥塔作为接任统领被派上场,尤里气他隐瞒他其实是人类统领的事情(想唤醒维克托是因为维克托的确够强);奥塔则是觉得尤里恨他,一直心怀愧疚。从上次分别到两军相对,二人始终没能解开这个结。两个人打的时候尤里不想杀奥塔,奥塔不想杀尤里,可是人类军队的一个小兵向尤里射了一箭,奥塔替命,尤里反杀,最后死在人类副将手里。他们死的时候生命之树给予了反应,残存的精灵族人便将他们葬在生命之树下。

题目Helium(氦)在希腊文中是“太阳”的意思,其实就是想表达彼此的唯一。

最后,感谢你看到这里【笔芯❤


目录

评论(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