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肆@轻舟粥

弃坑,缘见。
向所有朋友们道歉,对不起。

【哲蓉/原作向】Miracles(一)

接隐藏线-失忆结局

私设二人失忆,蓉司随枝里香去外地,毕业后回东京,和同样以普通人类活下来的哲雄重逢

哲蓉only,有睦友情向

基本无虐,单纯地想看他俩傻白甜谈恋爱


——————————————————————

距离驹波学院事件已经过去了五年。

城沼哲雄高中毕业之后便从养父母家中搬了出来,同过去一样,依旧是独自打工赚取生活费。除了记忆之外,驹波学院事件对他的影响不大,只是偶尔路过电车站台时,总是会怀念起什么人。

大学主修外科医学的城沼哲雄这次又是很晚才从学校图书馆离开,乘上最后一班电车,车上乘客寥寥可数。城沼哲雄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看向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象,脑中似乎闪过了一个人。

学校的天台,空气中淡淡漂白粉的味道,午间总是坐在自己身侧的那个身影。

城沼哲雄捂住眼睛,身侧突然有人坐下,他转过头,看到一个样貌清秀的青年,青年看起来很怕冷,风衣外又围了一条厚厚的围巾,向他礼貌的笑了笑。城沼哲雄觉得青年眼熟,翻遍记忆却不记得自己曾见过他。

不知为何,城沼哲雄对这个第一次见的青年竟有些在意。

两人无言的并肩坐着,直到电车到站。这个车站距离城沼哲雄租住的房子不远,他起身,发现身侧青年也站起身准备下车。

他也住这附近啊。

下车后,二人也是往同一个方向走着。

城沼哲雄之所以会租住这里的房子,只是因为每次路过,他看着这所不起眼的小公寓,总会想起些什么。

或许和自己忘记的那些事情有关。

试着联系了公寓中要长期租出的房主,合同手续都签得很快,没多久城沼哲雄便搬了进去。公寓的位置不错,距离他的学校和即将要实习的医院都不远。附近邻居也是热心的人,很快便熟识了,只是他从未见过他右侧房间的房主,提起这个的时候,邻居看着那扇门,说:“原来住的是对姐弟,后来姐姐结婚就搬出去了,弟弟高中上了一半也搬走了,房子也没租出去就这么留着了。”

城沼哲雄和青年缓缓地走到公寓楼下,对视了一眼。

青年迟疑道:“你也住这楼上?”声音温和。

“嗯,三楼。”城沼哲雄眼神向上示意了一下。

青年点点头,走上三楼,在倒数第二间房门前停下,城沼哲雄站在他的左侧,正掏出钥匙开门。青年楞了一下,拉开门走进房间。

 

崎山蓉司没有和任何人说他已经回到东京的事,包括一直和他有联系的三田睦。

驹波学院事件发生之后,枝里香便让他办了转学,同他们到名古屋生活。因体质差而落下不少课程的崎山蓉司不愿姐姐继续为他操心,在恢复大半之后便开始找老师补课,每日按时吃饭锻炼,自己的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或许是没了体质的影响,性格也较之前开朗了一些,虽然依旧低调沉默,但至少在面对三田睦时不会像从前那么疏离。

高中毕业后,崎山蓉司没有同姐夫一样选择经济,而是选择了学医。现在正时实习期,他告别了枝里香,回到了他们原来的住址。

睦要是知道我回来了却没告诉他,估计又要抱怨了。

蓉司想着,拿手机给三田睦发了一条信息。

“睦,我回东京了。”

把被三田睦信息轰炸的手机扔到一边,崎山蓉司躺在床上,心中总有些怅然若失。他想起今天在电车上遇见的人,那个住在他家左侧的年轻人。

淡淡的茶色头发,架在鼻梁上忘记摘掉的低度数眼镜,似乎在哪里见过。

他应该比自己小一点吧……不知道为何,脑中突然出现了这个想法。

那人看起来可一点也不像比自己小的。

崎山蓉司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崎山蓉司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手机屏幕上大大的“三田睦”让他叹了口气,接起了电话。

“啊啊啊蓉司你终于接电话了,丢下一句回东京之后就不理我了!”三田睦的抱怨声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崎山蓉司笑了笑:“抱歉啊睦,刚回来只来得及和你说了。”

三田睦又小小的抱怨了几句,便将话题转移:“蓉司,明天有个高中同学聚会,你也来呗?”

崎山蓉司本能的皱起了眉毛,他并不是很愿意去,迟疑地开口:“可是我只熟悉睦一个啊……?”

“诶,下周我要实习就很忙了啊,趁着这次聚会来见一面嘛。”

敌不过三田睦的请求,崎山蓉司无奈的地应了一声。

挂掉电话,崎山蓉司看向窗外,乌蒙蒙的天空传达着将要下雨的信息。起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不多的行李,他刚回到东京,很多日常用品还不齐全,正式实习被安排在下周,不如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准备一下。

把从便利店买来的水果放回家后,崎山蓉司乘电车去了即将实习的医院。

先去附近熟悉一下环境吧。

刚踏进医院大门,外面原本淅淅淋淋的小雨竟开始下大,倾盆一般。崎山蓉司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外面的天空,虽然早知道会下雨,却没有想到会下的如此之大,他有点懊恼自己没有带雨伞出门。无奈地摇摇头,他走到外科医生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戴着一副眼镜,手中还拿着一沓病历资料。

这个人叫山田昌彦,曾任崎山蓉司的外校辅导员,能成功到这所医院实习也一直是他在帮忙。

山田昌彦推了一下眼镜,微笑道:“崎山,实习下周才开始,今天过来找老师是有什么事情吗?”

崎山蓉司轻咳了一声,有些局促地说:“其实……只是过来看看,如果老师忙的话……”

山田昌彦把病历资料放回办公桌上,转头对崎山蓉司说:“没事,正好我有空,带你熟悉一下。”

山田昌彦带着崎山蓉司将医院基本逛了个遍,还认识了几位老护士和他熟识的大夫。崎山蓉司跟在他身后,认真地记着每个部门的位置,突然转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啊,”山田昌彦冲那人招了招手,“这是也是刚过来的实习生,城沼哲雄,神经外科。”

崎山蓉司看了那人熟悉的脸,心里不禁感叹世界的小,一切巧合的不可思议。谁能想到电车上的邻座和邻居竟然和自己一个医院实习?

城沼哲雄看起来也有点惊讶,但还是礼节性的走过来和他握了握手。身侧山田昌彦继续介绍:“崎山蓉司,从名古屋来东京的,和你一期实习。不过这次他被安排在麻醉科……反正两个科室关系蛮多,你们熟悉一下。”

“山田老师!”旁边的办公室中探出一个脑袋,“243的病人有点问题,你去看看吧。”

山田昌彦应了一声,拍了拍城沼哲雄和崎山蓉司的肩膀,快步走向电梯。二人看着山田昌彦消失的背影,沉默了下来。他们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如今和彼此都不熟悉的人共处,多少都有些不自在。

城沼哲雄的手机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情况。

他接起电话,对面那个阳光健气的声音传来:“哟城沼,明晚的同学聚会来不来啊!”

声音大得让城沼哲雄将手机拿开了一点。

一旁的崎山蓉司愣了:“睦?”

“你认识他?”城沼哲雄看了眼前这个白暂秀气的青年,低声问道。

崎山蓉司点点头:“高中同学。”

城沼哲雄眼色沉了沉,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电话另一头的三田睦打断:“诶那是蓉司吗!你俩又在一块?”

“又?”城沼哲雄反问道。

“不不不……”三田睦瞬间反应过来,否定后立刻转移了话题,“说起来蓉司明天也会过来,城沼你就一起来吧?”

城沼哲雄看向崎山蓉司,后者无奈地点了点头,他向三田睦应道:“好。”

他也不知道为何对这个青年格外上心,张口想说什么,旁边走过一位护士,她对城沼哲雄道:“松和医生要找你,308号病房。”

城沼哲雄只得向崎山蓉司道别,向308号病房走去。

崎山蓉司看着他的背影,胸口总觉得有些沉闷。


-TBC-


和之前发的有部分细节修改

缓——更——

评论(5)
热度(16)